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州市 >> 迪庆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迪庆高原永远的“金珠玛米”
2018年08月09日 16:04:52  作者:作者  孙国  来源:云南法治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金珠玛米——藏语,解放军。原意是打开锁链的兵。现在是人民子弟兵的代称。

   习近平主席多次强调让红色基因代代相传。驻守在云南迪庆高原上的一代代官兵奉献着青春和热血,忠诚地履行使命,为迪庆藏区社会稳定作出重大贡献。其中,云南武警部队与松赞林寺共同传承红色基因、书写新时代双拥篇章。
 
  “高原来了红军”
 
  噶丹·松赞林寺于公元1679年兴建,是云南最大的喇嘛寺。1936年,贺龙率领红二、六军团北上途经迪庆,贺龙亲自给松赞林寺主事的八大老僧写信,承诺红军允许人民宗教信仰自由,对喇嘛寺所有僧侣生命财产绝不加以侵犯,并负责保护。为了密切同寺院的关系并打消僧侣的疑虑,贺龙率领红军将领到松赞林寺拜访主事的八大老僧,进一步向他们阐述党和红军的政策宗旨。红军坚决贯彻党中央的民族宗教信仰自由的政策,尊重各民族的风俗习惯。在会见中,贺龙将亲写的“兴盛番族”锦幛一幅和一对精制的大瓷花瓶等礼物赠给松赞林寺。
 
  当时迪庆藏区有30多座寺院,许多寺院由于对红军有误解,沿途准备阻击红军。贺龙以军分会名义,致中甸松赞林寺八大老僧一封信。希望他们组织骑兵两队,沿途为红军与番民接洽让红军通过。收到信后,松赞林寺派人赠送给红军茶叶2驮、猪肉3驮、红糖2 驮、盐1驮,并派出数名骑兵护送过藏区。松谋活佛捎信给东竹林寺的水边活佛,劝他在红军路过德钦一带时不要与之为敌,让部队安全通过。从1936年4月27日到5月13日,红二、六军团从北渡金沙江到离开中甸县城历时19天,是红二、六军团长征途中停留时间最长的一站,也是党、红军与藏族群众广泛深入的第一次接触。为了正确妥善地解决民族问题,党、红军制定了一系列民族政策,做了大量民族工作,中甸行军途中以及在县城休整期间,红军纪律严明,认真执行党的民族宗教政策,消除了隔阂和误解,赢得了广大群众的信赖和支持,为红军长征的胜利打下了基础。当时,藏区流传着这样的话“藏区来了菩萨一样的兵!”
 
  回望红军经过迪庆的那段历史,深切地感到,党来自人民、植根人民、服务人民,党的根基在人民、血脉在人民、力量在人民,失去了人民的拥护和支持,党的事业和工作就无从谈起。正是因为有了这段经历,1950年5月迪庆全境解放,解放军进城时,松赞林寺僧众带着保存完好的“兴盛番族”锦幛、县城群众吹响长号,燃起檀香、手举哈达,到南门外迎接中国人民解放军。解放军进城后,首先拜访了松赞林寺,对他们过去对红军的帮助表示感谢,并承诺尊重宗教自由、保持松赞林寺现有的制度和待遇不变。在得知部队刚到,带的粮食已经用完,松赞林寺开仓放粮帮助解放军渡过难关。半个月后,部队的粮食运到,立即把粮食送还松赞林寺。  
 
  当时,松赞林寺借给红军的是青稞,现在解放军还的是高原少有的大米、小麦,而且还的更多。
 
       来自高原上的“鸿雁”
 
  2015年4月20日,一封“鸿雁传书”从遥远的迪庆高原飞到了首都北京,武警总部主要领导收到松赞林寺丹春用藏汉双语写的感恩信,字里行间抒发了对党、对武警官兵的感激之情、感谢之意。信中说,他代表松赞林寺927名僧侣对武警迪庆支队安排官兵长期到寺庙宣讲表示感谢,宣讲让僧侣们知道了维护民族团结的重要性。武警部队的官兵对僧侣们的帮助就像依拉草原上的牛羊一样多,对僧侣们关怀就像雪域高原的太阳一样温暖。
 
  从1936年红军经过中甸,到1950年解放军进入中甸,建制隶属关系多次变化,驻守在这片美丽雪域高原的部队官兵,几十年如一日,弘扬传统,不忘初心,力所能及地为寺院做好事做实事,赢得了僧侣的好评。
 
  几辆卫生车开到了松赞林寺广场,医护人员下车后立即忙碌起来,他们搬药品、调设备,空旷的场地上魔术般地搭建成了一座战地医院。医生们开始为僧侣诊治。这是云南总队医院定期到寺院巡诊的一个场景。一位僧侣有很严重的哮喘,要求军医给他开几副药,另一个军医正在给一个僧侣看腿上的病,是典型的静脉曲张,军医认真地给他讲着病情和可能的后果,要求他到总队医院做手术。由于来巡诊的次数多,这些军医和这里的僧侣已经熟悉了,他们能叫出僧侣的名字,知道他们的身体状况。
 
  总队医院副院长刘莉说,当年红军途经迪庆,就主动派人到寺里给僧侣治病,这个传统到了我们这里不但不能丢掉,还要发扬光大。医院义务为寺院僧侣治病已经坚持了几十年,为方便僧侣就医,医疗队还制作发放了联系卡。有了这张卡,驻在迪庆支队医疗队的医生随叫随到。
 
  在总队医院档案室有一部分特殊档案,这是松赞林寺僧侣的健康档案。由于高原地理环境恶劣,每个僧侣都不同程度地存在这样和那样的疾病,总队医院每次来巡诊都要询问僧侣的情况,耽误时间不说还由于语言不同影响诊断效果。前些年,总队医院决定给僧侣每人建立一个健康档案,档案建起后,每次来把档案调出来查看一下,即节省时间又增加了诊治病症的针对性,提高了治疗效果。
 
  每到节假日和星期天,游客们都会看到一群群官兵在寺院清扫、擦拭的场景。官兵们有的拿着扫帚清扫寺院周围的路面,有的拿着拖把、抹布擦拭扎仓大殿内的地面和墙壁,有的用小车把垃圾推到山坡下垃圾站处理。身穿橄榄绿的武警官兵也成了松赞林寺一道靓丽的风景。
 
  为提高僧侣的生活质量,当地党委政府为松赞林寺修建了僧侣活动中心,但缺乏装修经费,云南武警总队得知情况后,出资50万元援建。活动室建成那天,松赞林寺特意邀请迪庆支队官兵到现场揭幕。
 
  永远的“金珠玛米”
 
  藏族人民最爱唱《洗衣歌》,最爱跳“洗衣舞”、“金珠玛米,雅古都!”——解放军好。他们用这样的语言表达对人民子弟兵的感情。
 
  2006年5月28日,德钦县在一场大雨的洗礼下变得更加空灵清爽峻秀。十一世班禅将登上雾浓顶迎宾台,念经祈福,祈愿五谷丰登、众生平安幸福,在搭建的法事台下,平时空旷的操场聚满了人群。在藏族传统习俗中,经过大德高僧以手摸头,可以给予被摸人信心的加持和祝福,可以带来好运和前程。班禅亲自到德钦县给信徒摸顶,早在几天前,这一消息就不胫而走,方圆数百公里的藏区群众奔走相告,对他们来说这是千载难逢的机遇。为了得到班禅摸顶,一些老人、妇女和儿童被挤压得大哭大叫,应急安保组多次组织紧急疏散。
 
  正在指挥安保的武警迪庆支队政委尹树林登上宣传车,拿着高音喇叭,对人群大声喊道:“乡亲们,不要着急,每个人都有机会。” 尹树林动之以情晓之以理,用高音喇叭连续喊话使现场得到了控制,人们有序地一个个走向班禅依次接受他的摸顶,避免了拥挤和骚乱,为这次法事划上圆满句号。
 
  “格冬节”如期来到。松赞林寺一年一度最隆重的节日格冬节也就是跳神节,是藏传佛教寺院一年一度最为盛大的宗教活动。附近的藏民都要前来观看,形成了具有群众性的僧侣大众共同参加的民族盛会。松赞林寺对这个传统节日很重视,但令他们担心的是寺院僧侣、各界群众近万人参加,能不能保证安全心中没有数。
 
  就在他们坐立不安时,武警迪庆支队领导来到寺院,对他们说:“你们放心地准备,安全的事我们来负责。”接受任务后,该支队立即开会部署,在会上,政委尹树林说:“这次安保同其他几次的安保不一样,松赞林寺是藏教佛地,稍微不慎出现任何闪失都会被敌对势力所利用,影响党的宗教政策和部队的形象,必须要做到万无一失。”其实他不说大家也知道这次安保的重要性,这次不光打的是军事仗更是政治仗。宗教无小事,事事联政治。这些年迪庆支队按照习近平主席能打仗打胜仗的要求,练军备战,出色地完成了许多安保任务,有过许多大的安保经验,但他们仍然不敢马虎,未雨绸缪、科学统筹。会议刚结束,支队就派工作组到现场去实地查看,针对可能出现的情况派兵布阵,设想可能出现的意外和处置措施。支队长邹涧华顶风冒雪,深入执勤一线对勤务组织领导、执勤人员抽组、应急方案演练等方面工作进行现场督导,这次安保支队严格按照“一线加强、二线前置、三线增援、留有机动”的兵力部署要求,健全了指挥机构,加强了组织领导,确保遇有情况能够快速反应、有效处置。活动当天,人山人海,大家尽情地欣赏节目带给他们的欢乐,但值勤的官兵背对现场,忠诚地履行着自己的职责, 连续奋战10余个小时,保证了整个活动的安全。
 
  这些年松赞林寺在迪庆藏区起到了稳定器和压仓石的作用,这其中有着武警官兵作出的奉献和牺牲。
 
  在雄伟庄重的松赞林寺有一道别处看不到的特别风景。从广场走进松赞林寺大门内宽阔的路两旁,有两面大窗,厨窗上悬挂满了武警官兵的照片,这些照片有的是官兵帮助寺院劳动,有的是看望慰问僧侣,还有的是医护人员给他们看病的照片,也有官兵跟他们一起座谈学习的照片,这些照片从不同侧面不同角度,反映了部队跟僧侣的深厚感情。
 
  松赞林寺在迪庆影响大。在这片净土中悬挂军人的照片,不但游客们好奇,当初决定把部队的照片在寺院最显著的位置悬挂,许多僧侣也想不开。在一次寺院会上,有个老僧说:“部队虽然帮助寺院做了很多事,解决了很多困难和问题,但报答的方式有多种多样,可以给他们颂经求福,没有必要在佛门净土悬挂照片歌功颂德。”另一个僧侣说:“人们到佛门净地寺院里来是寻找心灵的寄托和净化心灵,挂上部队的照片会不会影响心情,触犯了心灵。”一时间有赞同悬挂的,有提出反对的,大家众说纷纭莫衷一是,两种意见相持不下,最后大家把目光投向寺院里的几名老活佛。在大家的争论中,松赞林寺克斯·曲吉江参活佛缓缓地说:“我们宣扬佛法是劝人向善向好,人们到这里来,也是来寻找真善美,这里是一片净土,在这里人的心灵可以得到净化和洗礼,在寺院最显眼的地方给部队来展示风采和形象,因为他们的所作所为同我们倡导的真善美是一致的,我们所讲的看不见,而他们做的是实实在在,在这里悬挂他们的照片与我们的理念是一致的。”
 
  在寺院僧侣们的热切期盼中,活动中心终于建起来了,全寺的僧侣集体组织到活动中心参观。他们看到漂亮的建筑,宽敞舒适的房间一个个喜出望外。松赞林寺虽然是一座名寺,但由于历史的原因加之这些年僧侣人数的增加,原来的活动场所已经不能满足僧侣们的生活娱乐需求。参观完以后,对各个房间的用途进行了分配。大家对房间的用途进行议论时,开姆坚赞博桑一直没有言语,这些天,开姆坚赞博桑一直在考虑一件事,要给武警部队弄一间指挥室。每年3月,部队都要到寺院进行维稳,每次来正是迪庆最冷的时间,官兵们都在寺院内搭帐篷,僧侣们看在眼里疼在心里。过后不久,在寺院一次高层会议,开姆坚赞博桑提出要给部队挤出房子作为指挥中心,起初还担心其他僧侣会反对,还希望丹春培楚帮助做一下解释工作,没有想到,当把这个想法提出来后,大家一致同意,这也是松赞林寺近年来首次在一件事情上没有经过做工作一次通过的。第二天,丹春培楚代表寺院到迪庆支队把决定告诉支队,请他们到寺里活动中心去选房子。寺里这个决定令全体官兵感动。丹春培楚说:“寺院研究决定,为了方便部队维护社会治安,新修的活动中心腾出一间给武警官兵当指挥所,部队可以随时进到寺里维护治安。”
 
  3天后,尹树林陪同总队首长一起到寺院选择房子。没有想到的是,寺里把位置最好,最向阳的一间大房子留给了部队。更让他们想不到的是,在作战室的上方中央,挂上了习近平主席的大幅照片。
 
  “现在我们是一家人了,有什么事要互相通气,互相关心,互相帮助,互相促进。”在迪庆支队会议室里,总队司令员高道权和寺院的僧侣谈形势拉家长,其乐融融。为了更方便为寺院服务,传承红色基因,松赞林寺决定和武警迪庆支队的官兵进行警寺共建。
 
   “十九大报告精神主要体现在以下几个方面。”碧努吾日平日是喇嘛念经的地方,此时却成了宣讲十九大精神的场地。现任政委和丽光把十九大报告的精神一章章地给僧侣们进行讲解。支队根据协议,每逢中央有什么精神,都第一时间到寺里跟僧侣进行宣讲,使他们明白党的方针政策。由于官兵及时将党的宗教政策进行宣讲,使僧侣们认识到了能有今天这样好的日子,是共产党给的,他们铁心跟党。他们在松赞林寺客厅中悬挂起党的五代领袖的画像。每次去丹春主任都说:“政委说的这些我们也都想到了,根据你们发的材料,我们也作了宣讲和强调,松赞林寺的僧侣这些年通过你们对政策的宣讲,部队又长期无私地为寺院和僧侣做好事办实事,人心都是肉长的,将心比心,寺里不会做出格的事情。”
 
  他们这样说的也是这样做的,每年这个时间,僧侣们那里也不去,自觉地在寺里念经,以实际行动回报部队的关爱。
 
  迪庆高原银装素裹,白雪皑皑。松赞林寺活佛、大师30余人冒雪来到武警迪庆支队驻训基地。到部队去参观见学,已经成为寺院里经常开展的一个活动。这些日子寺院里也正在准备一场大的法事活动,时间紧任务重人手不够,但当得知部队要搞军事日后,寺院讨论参加不参加时,主事的活佛说:“这些年我们一有事,部队不请自到,现在需要我们回报了,我们去就是一个态度,坚决支持部队建设。”
 
  在营区内,寺院的僧侣一边走一边看,畅谈友谊,增进感情,在办公楼前,他们主动要求和部队的同志一起合影留念。在随后举行的部队与松赞林寺共促和谐座谈会上,播放了驻训部队深入细致开展群众工作,服务人民、造福群众的录像片,给与会僧侣留下深刻印象。座谈中,官兵们高度赞扬了松赞林寺长期以来对驻训部队给予的理解、帮助和支持。
 
  活佛、大师们说,松赞林寺与人民军队的情谊世代相传,驻训武警部队不辞劳苦为藏区群众做的好事数都数不清,全寺僧人都铭记在心,部队做的每一件事情都是为藏区群众谋福利,松赞林寺要向部队学习,继续发扬爱国爱教、团结进步、服务社会的传统,继续为维护云南藏区民族团结和社会稳定,建设繁荣和谐新迪庆作出努力。活动中,活佛、大师们参观了基层连队正规化建设,展示了武器装备,赠送印刻有团结、进步、和谐的锡盘,发放了以党的民族宗教政策、两会精神为主要内容的宣传手册。
 
  藏传佛教的经典中“香格里拉”是指一种人神共有,人与自然和谐共生的美好境界,迪庆雪域高原是世界的香格里拉,人民军队永远是香格里拉的守护神,永远是藏族人民的“菩萨兵”,永远是雪域高原的“金珠玛米”。
 
(编辑 和琴)(责编 曾庆权)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