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州市 >> 大理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外卖行业高额补贴“激战”大理
2019年03月15日 15:03:58  作者:记者  周惠琼  来源:云南法治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一分钱可以吃一份黄焖鸡,两分钱可以喝一杯奶茶,甚至还有0元配送的。由此,便宜的外卖在大理这个城市被激发出大量的“伪需求”。

  大理本是一个几十万人口的宜居小城,这种无视对市场规律和成本核算,依靠短时间内大量“烧钱”的模式实现高额补贴,在非理性高补贴战的推演下,外卖订单量短短两个月增长了近3倍,这与大理的城市规模远远不能匹配。那么,大理的外卖市场怎么了?记者近期进行了深入采访。
 
  
  肥了商家便宜了食客?
  3月13日中午,记者到下关街头随机采访,在正阳时代广场一快餐店,店铺外墙显眼处粘贴了“饿了么”的宣传海报:“饿了么外卖全城,满25减24,满35减32,满50减48”。 快餐店老板余先生无精打采的剥着煮熟了的鸡蛋壳,店里一个食客都没有。“昨天之前我们和饿了么平台连续做了5天的活动。那几天生意倒是挺好的,每天七八十单,可是不但不赚钱反而亏本。为什么呢?比如本来10元钱一份的米线,活动期间被平台提高到25元,然后25减24,点餐客户倒是捡了便宜了,活动期间1块钱就可以吃到25元的快餐。但是,平台提得越高,我们亏得越惨,因为我们每份快餐要贴9.5元,饿了么平台也要贴9.5元。我们贴不动了,只好作罢,可是昨天活动刚刚结束,今天到现在只有一个单。由于这场外卖价格‘补贴战”,平时来店里就餐的食客没有了,大家都忙着点外卖捡便宜去了。”余老板无奈地告诉记者。
  明知道是要贴着卖的,为什么商家还愿意做这种亏本生意呢?“为了宣传自己的产品呗。现在生意都不好做了,谁不想试试看呢?但是长此以往,咋贴得起!然而,活动终止了,店里便门可罗雀。这是停止‘补贴’后必须承受的冷清。”一蛋糕店女店主边拖地边说。
  市民杨女士说,她平时只有加班的时候才选择点点外卖,但最近点外卖却感觉很便宜,几乎一日三餐都在点外卖吃。“早餐点外卖一碗米线才花了1块钱,去到店里面差不多要10块钱,方便不说还很实惠。”杨女士说只是配送速度比起以前慢了一些,可能的订单太多导致的吧。
  业界人士认为,这和2018年无锡外卖大战时非常类似。在巨额补贴之下,大理这个城市被激发出大量外卖“伪需求”,一些从来不点外卖的人也开始点外卖,唯一的原因就是——几乎不花钱就能吃外卖。
  在外卖行业APP上,可以看到一些美食商家、商超便利、水果商家、甜品饮品等,各种优惠信息也在大部分商家名称下面都能看到,不少商家也参加了“补贴”的活动。除了当地的一些餐饮企业外,还包括麦当劳,也推出了“满20减15,满50减34”的活动。“在这样的背景下,为了不丢失已经占有的市场支配地位,我们不得不也加入到这场补贴大战中。”美团从业人士表示。
 
  
  虚高的繁荣掩盖不住内部的动荡
  各种补贴、优惠、高额提成纷纷袭来,价格战与争夺战一触即发。
  “要超时了要超时了!”每到中午、晚饭饭点,进进出出商家取餐的配送员嘴里都在碎碎念。3月13日11点40分,记者在下关吉昌路看到,一外卖骑手还因取餐问题与商家起了冲突……
  记者随机采访了几位来自饿了么、美团外卖平台的骑手,据两家外卖平台的骑手介绍,在没有开始补贴之前,他们的收入也就四千元左右,自补贴开始后,收入增长至七八千元,有时可高达万元。
  外卖骑手告诉记者,“补贴”活动以来,他们接单量也在大增,有时商家订单量太大,骑手取外卖的时间就延长,配送可能就会不及时,这就需要外卖平台招揽更多的骑手。
  美团业内人士表示,1月开始,“饿了么”发布“骑手招募令”,强挖美团骑手,只要过去,奖金6000元,保底工资6000元,这一打破行业薪资平衡的做法,严重动摇现有服务从业人员的工作积极性。期间,有其他平台骑手受到煽动,情绪不稳,选择离职跳槽。在外卖行业,午、晚两个高峰期,不同平台的骑手会集中在少数餐饮商家处取餐,如果这种情绪蔓延生长,未来冲突的发生的概率将越来越大。
  短时间内的产业人口激增势必增加众多的不稳定因素。据统计,1月份之前,大理外卖配送骑手为600-800人,短短一个月天之内大理配送骑手总人数激增超过1500人。
  大理市风景秀丽,城市包容,人均消费水平高,但近段时间来,大理成了“外卖之城”的代名词。免费的午餐并非那么可口,大理市民对这场外卖战的共同感受是:“外卖配送难以及时、商家给的外卖量少质差、外卖增量导致的交通和环保问题”都有出现。这些与大理的文明形象相去甚远,大大降低了大理的美誉度。
 
  
  高补贴催生行业内部及社会矛盾
  随着“价格战”的持续,会出现一些令人担忧的问题。比如,服务质量能否得到保证?外卖骑手安全能否得到保障?订单剧增,外卖平台就需要招募更多的骑手,如果都是短时间内招揽的骑手,他们缺乏足够的配送技能和交通安全的教育培训,为赶时间不遵守交通规则会造成交通事故时有发生。
  外卖行业是伴随着互联网餐饮发展的一个新兴业态,尽管参与其中的配送人员整体素质不高,但在之前稳定的外卖竞争格局中,早已趋于稳定,外卖骑手普遍对所属的平台都有薪酬、情感和职业的认同。然而,1月份以来,这种行业平衡被及其粗暴的营销模式打破,促生了行业不稳的风险点。
  饿了么官方回应:此次“补贴”主要为响应商务部发布的《2018国内网络零售发展报告》中重点提及的“行业数字化”与“布局中小城市”,饿了么正加速服务云南本地商户、用户和骑手。在云南各地的投入,正是着眼于推动当地数字经济基础设施的升级。像大理这样的城市是他们的业务重点,这里的数字化基础还比较薄弱,商家和消费者都配得上更好的本地生活服务市场。
  放眼大理街头,激增的电动车变成了交通隐患的最大风险点,这些车辆与普通电动车不同,每天都在路面行驶超过8小时。对于一些成熟平台,骑手的服务时间基本超过一年,对路况和交通法规都有较好掌握,不易发生交通事故。但由于近期外卖平台的价格战,短时间内招揽的骑手缺乏足够的配送技能和交通安全的教育培训,骑手为赶时间不遵守交通规则极易造成交通事故的发生。
  另外,高额补贴乍看好像是市民受惠,然而在商家少、质量差的外卖行业,下单方面却出现不少不良商家大规模鼓动各方为商家刷单,以骗取补贴,这在多个商家的客户群里都能够看到。
  更为严重的是,与大理城市规模并不对称的外卖订单量,充分说明目前大理骑士数量巨大,并严重饱和,如果没有补贴刺激需求,就容易造成这一群体的集体不满,酿成罢工的风险。
  对于大理出现的外卖平台“补贴”现象,3月13日,记者采访了大理市相关主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近期将会组织相关部门对该事件进行深入调查核实,如确实涉及不正当竞争将会依法依规进行相应惩处。
 
  
  无论是共享单车还是打车软件,过往多个互联网反面案例都在警示人们:如果不对高补贴的营销行为加以及时监管和有效引导,任由恶性竞争蔓延,最终将影响城市管理和社会稳定。
 
(编辑 和珍)(责编 曾庆权)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