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综合栏目 >> 首页要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8月16日 11:26:19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司改两周年特别报道——司改到底怎么改 法院院长有话说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吴怡  龙琼燕  陈磊
标签:

□ 记者 吴怡 龙琼燕/文 陈磊/图

  2014年6月6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审议通过《关于司法体制改革试点若干问题的框架意见》。此后,一场中央顶层设计、地方试点探索的司法体制改革,分三批次在全国展开。

  两年来,随着改革进程的不断深入和改革措施的落地生根,司法体制改革的正向促进作用逐渐凸显,但深层次问题也不断显现。我省各级法院积极探索、攻坚克难,以改革思维破解难题,积累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

  直面问题、解决问题,才能准确把握住司法改革的方向和节奏,才能确保司法改革取得扎实成效,才能让人民群众在每一个司法案件中感受到公平正义。对此,本报记者专访我省17家中院院长,听听他们在司改过程中想说的话。

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院长刘宗根:
尽快制定省级层面相关配套制度

  昆明铁路运输两级法院是全省第三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法院,改革试点一年来,顺利完成法官遴选、审判团队组建、人员分类管理等工作。

  但是,在司法体制改革的推进中,也显现出法官员额比例核定偏低、政法专项编制紧缺、法官单独职务序列首次等级晋升工作受阻而影响法官单独职务序列改革的深入推进、警员职务序列管理改革推进困难、无专项经费保障、人民陪审员制度得不到落实等问题。

  针对这些问题,下一步要将法官员额比例尽快配备到位,第三批新增政法专项编制需尽快落实,并制定省级层面的相关配套制度。同时,建议省高院加强与省级相关部门的沟通协调,制定出台全省法院法官助理、书记员、司法警察职务序列改革实施方案。此外,建议省高院尽快修改完善相关方案,组织面向社会公开招录聘用制书记员,工资待遇列入财政预算保障,保持书记员队伍相对稳定,提高审判质量和效率。

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董国权:
加强对执行工作司改的研究

  自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昆明中院扎实稳妥进行各项改革,目前改革增资已兑现到每一名法官干警,极大地激励了广大法官干警对改革的信心。

  改革推进中,发现执行团队的组建和司法责任制的落实始终没有突破性的设计,从而也带来了绩效考核兑现的困难。为此,建议省高院加强对执行工作司法体制改革的研究,尤其是团队组建和责任制落实的相关制度设计,加强对各级法院的具体指导。

  此外,法官工作量的测定事关绩效考评及法官积极性的调动和引导。在测算中,昆明中院始终面临法官办案承受能力与客观存在的案件日渐攀升,人民群众期望提高审判效率的矛盾纠结。同时,在一个法院中如何实现人案动态调节和人案均衡调配也是难点。建议省高院牵头对该问题进行研究,组织开发法官工作量权重测算系统,采用权重系数测算考核法官工作量,对法官工作量进行合理评价。

昭通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郑平:
关注合同制书记员去向问题

  昭通两级法院扎实推进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四项改革,努力推动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在司改过程中注意到现在使用的合同制书记员及辅警的去向问题。原来各个法院已经签订劳动合同,特别是无固定期限劳动合同人员的劳动关系如何衔接存在困难,如果按新录用合同人员统一考试,再纳入省统筹保障,其中绝大多数人难以入围,而这些人在法院工作一二十年,对工作熟悉、对法院有感情。建议采取“新人新办法、老人老办法”,对原有人员主要采取考核过渡的方式进行,辅警的数量及保障经费参照公安机关的标准执行并由省级统筹。

  同时,部分未入额法官不能办理案件,被安排为法官助理,这部分人资历深、审判经验丰富,现入额的法官曾是他们的下属或带过的徒弟,导致出现“法官拉不下面子,助理放不下架子”的尴尬局面。如何调动他们的积极性,盘活审判资源,是值得深入思考的问题。

曲靖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泽祥:
切实保障法官办案主体地位

  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曲靖两级法院着力解决影响司法公正制约司法能力的深层次问题,司法改革取得阶段性成果。但与此同时,在工作推进中也出现法官员额制改革和人员分类管理不彻底、新型审判权力运行机制不健全等亟待理清和解决的问题。

  下一步,曲靖中院将积极推进新型审判权力运行机制作用到位,切实保障法官办案主体地位,有效落实“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的改革要求。科学配置团队,坚持因地制宜,结合审级特点、法院规模、人员结构、案件情况等因素,合理搭配各类人员,实现人员配置最优化、办案效能最大化。严格界定权责,进一步细化法官、法官助理和书记员权力清单和履职指引,确保各类人员各归其位、各尽其责。探索审判管理监督新模式,在“放权不放任、独立不孤立”上下更大功夫,推动从“人盯人”“人盯案”的微观管理向流程化、标准化、信息化、可视化的转变。

玉溪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陈昌:
出台员额法官退出和补入规定

  自2016年11月起,玉溪两级法院所有案件均由员额法官统一办理。为适应新的工作机制,玉溪两级法院在系统内部将员额法官、司法警察之外的法院工作人员划分为法官助理和司法行政人员,并通过内部行文,将法官助理、书记员按报批生效的司法体制改革实施方案中明确的配比与员额法官组成新型办案团队审理案件。新型办案团队自组建并运行以来,玉溪两级法院无论是独任法官还是合议庭办案均运行顺畅,除审委会讨论的案件外,裁判文书均由独任法官直接签发,将“谁裁判谁负责”的司法责任制落到实处。

  2016年10月,玉溪两级法院基本完成员额法官的遴选工作,至今年7月,玉溪两级法院共有7名法官退出员额,而法官如何补员还没有明确,难以达到入额法官动态平衡的工作需要,加剧了法院“案多人少”的矛盾。建议尽快出台员额法官退出和补入的相关规定,以求高效实现员额法官的动态平衡。

保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吴邦胜:
推进队伍专业化职业化建设

  司法体制改革工作推进以来,院、庭长办案成常态、改革红利逐步显现、工作方法不断创新,保山两级法院取得良好的工作成效。但审判管理的精确性和科学性有待进一步提高,队伍管理的职业化和专业化有待进一步精细,财物保障的精准化和适时化有待进一步增强。

  在队伍管理方面,法官编制管理应尽快完善,对省级调控的比例应尽快落实,以解决案件较多法院的人案矛盾;新的法官等级晋升保障机制应尽快落实,以解决法官队伍的稳定问题;法官助理的任命程序需要明确;除院长以外的班子成员是否委托当地组织部门管理,处级、科级干部如何任命,职级职数及职级确定等问题亦需明确;书记员聘任的程序、定编、定资需明确统一。

  对此,建议在政策方面,对有关管理办法进行调研制定,尽快出台操作方便的管理规定;在操作层面,应尽快落实法官等级晋升等工作及交通费用补助等事项。

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马俊杰:
建议出台操作性强的指导意见

  楚雄州积极推进以司法责任制为核心的司法体制改革,严格落实法官员额制;积极推进“三类人员”分类管理,及时组建“扁平化”审判团队;严格落实司法责任制,规范审判权力运行;认真落实院(庭)长直接办案制度,入额院领导、审判委员会委员、庭长、副庭长、法官均编入合议庭分配案件任务直接办理案件;建立完善司法责任制,明晰审判权力清单。同时,积极推进以审判为中心的诉讼制度改革。

  在实践中也存在一些问题,如缺乏绩效考核和奖金分配机制的可操作性指导意见。最高人民法院和省高院虽然就法官、审判辅助人员绩效考核及奖金分配提出指导意见,但两级法院对如何建立科学合理的法官业绩评价和量化考核机制感到难以把握。为此,建议省高院出台具体的、操作性强的绩效考核和奖金分配指导意见,核定绩效考核奖金总量时对案件数量多的法院适当给予倾斜。

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起绍洪:
紧贴实际解决突出问题

  自启动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以来,红河两级法院从试点先行到全州推开,啃下了起步较晚、情况复杂、困难较多的“硬骨头”。在队伍的组建上,按照“主审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的“3+N+1”审判组合模式改革组建,在红河州中级人民法院共设置诉讼服务、刑事、民商事、行政和执行5大专业审判团队,下设20个小审判团队,采取“大团队管理小团队”的模式运行。各基层法院也借鉴该做法,结合本单位实际进行团队组合。

  当前,红河两级法院在司法体制改革过程中,审判权的独立运行和对审判权管理、监督、制约之间的关系有待进一步明晰。改革后,有的基层法院将独立行使审判权绝对化,院、庭长的管理和监督趋于务虚。针对这一问题,红河召开全州法院院长会进行专题分析,针对存在的“认识不足不愿管、能力不足不会管、担当不足不敢管”的问题进行研究,并提出具体解决措施。

文山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董桂琼:
多管齐下破解“案多人少”矛盾

  文山两级法院自2016年11月10日开展司法责任制改革工作以来,稳步完成了司法改革阶段性任务,85%以上的司法人力资源配置到办案一线,广大干警尤其是办案法官多办案、办好案的积极性、责任心明显增强,办案质量和效率逐步提升。

  但是,随着司法体制改革深入推进,特别是立案登记制改革实施以来,收案不断攀升的压力增大,导致“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破解这一困局,需要坚持问题导向,通过完善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和法院内部工作机制改革创新来实现。一方面,文山两级法院通过加强诉讼服务中心升级版建设,利用“院、庭、站、点、员”五位一体诉讼服务新模式,将创新诉讼服务模式与非诉调机制相衔接,减少纠纷进入诉讼程序;另一方面,积极推行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工作,制定繁简分流和调解速裁实施意见,组建诉前调解团队、简案速裁团队、专业审判团队、精审团队,该项工作将在9月底前完成。

普洱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尹德坤:
畅通法官助理晋升渠道

  2014年9月,省高院确定普洱法院系统为全省首批司法体制改革试点之一。司改工作于2014年10月在普洱中院、思茅区法院、景谷县法院先行试点,2016年8月在普洱全市法院全面推开。截至目前,取得了一批可复制、可推广的改革经验。

  法官助理主要由未入额法官和通过司法考试的年轻书记员组成。在现有规定下,只有在法官员额出现空缺之后,法官助理才能被选任为法官。通过司法考试的年轻书记员,有能力、有水平,工作积极性高,但这部分法官助理数量有限,不能满足所有员额法官的需要。如何持续地激发法官助理的工作积极性,让法官助理感到工作有前景,担任员额法官有希望,从而留住这部分人才,是摆在法院面前的一大难题。因此,建议扩大员额编制基数,用好用活员额比例,合理调整员额数量,及时补充员额法官。同时,细化法官助理工作职责,合理分流未入额法官,畅通法官助理晋升渠道。

西双版纳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王引:
以“钉钉子”的精神持续发力

  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西双版纳两级法院结合当地实际,提出相适应的改革试点方案、措施及配套制度,取得审判质效进一步向好,符合司法规律的审判工作机制逐步健全,法官队伍结构得到优化等成效。

  随着改革的稳步推进,一些细节工作还有待深入落实,主要有“案多人少”矛盾突出、综合部门人员力量不足、聘用人员待遇低和队伍不稳定、人事工作流程不明确和办理难度大等问题。

  2017年是全面深化司法体制改革的决战之年,下一步,西双版纳两级法院将以“钉钉子”的精神狠抓贯彻落实,持续发力。突出审判在刑事诉讼中的中心地位,坚持证据裁判原则,进一步完善庭前会议程序,规范法庭调查、辩论程序和相关制度,通过法庭审判的程序公正实现案件裁判的实体公正,有效防范冤假错案发生。同时,继续推进多元化纠纷解决机制改革,推进庭审方式改革和文书繁简分流等,解放审判生产力。

大理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鲍康:
达不到考核标准的及时退出员额

  大理州法院系统司改工作从去年5月底开始启动,目前全州13个中基层法院已完成员额法官遴选、人员分类管理、审判团队组建、人财物统管、工资改革落实和完善司法责任制等相关工作。

  下一步,大理两级法院将全面落实“员额法官必须在一线办案的要求”,根据案件数量对员额法官确定办案基数。同时,对办案绩效进行考核,对办案质量、效率达不到考核标准的及时退出员额。严格执行院、庭长办案数量底数要求,带头审理重大、疑难、敏感案件和新类型案件。此外,深化司法责任制改革,落实“谁办案、谁负责”,倒逼办案质量提升。进一步厘清司法人员职责权限,确保各类人员各归其位、各尽其责。注重研究审判管理的新办法,制定完善院、庭长的“权力清单”,加强对立案、审限、结案等程序性问题的监督管控。进一步优化审判团队,配齐配强司法辅助人员和书记员,对审判团队的组建进行双向选择。

德宏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马真荣:
制定司法辅助人员聘用制度

  自司法体制改革工作启动以来,德宏两级法院各项工作顺利推进,取得了阶段性成效。目前员额法官遴选工作已顺利完成,全州法院共有入额法官136名。各审判团队已经搭建,员额法官、法官助理、书记员分工负责和相互协作的团队运行模式已逐步形成。

  但是,当前也存在实行法官员额制后一线办案法官精减、少数民族法官人数无法满足实际审判需求、因资金问题难以稳定聘用制辅助人员队伍、政策性超编人员无法纳入省级财政统筹范围等问题。

  对此,建议针对少数民族法官所占比例偏少问题,向德宏两级法院各分配1至2个少数民族法官专项名额,以满足边疆少数民族群众的诉讼需求;制定司法辅助人员聘用制度,统一待遇标准,并将司法辅助人员聘用经费纳入省级财政预算予以统筹;针对司改中的政工、财务等方面具体业务开展进一步的培训,建立更加灵活便捷的沟通对接机制。

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祝玉华:
提高基层法院法官员额比例

  2016年以来,丽江两级法院作为全国第二批、第三批试点法院,按要求完成了法官遴选、人员分类、团队组建、配套制度建立等司改工作。为确保稳步有序地开展司改工作,丽江中院结合实际先后制定《丽江市中级人民法院建立审判权运行机制完善司法责任制改革试点意见》等10余项规章制度。

  在进行员额遴选时,有部分法官因名额所限未任命为员额法官,根据司法责任制的规定,这部分法官无法开展案件审理工作。他们中有许多人是经验丰富的老法官,有些还担任了多年庭室负责人。如何合理配置这部分审判资源,挖掘潜力,不造成浪费和空缺,成为各级法院需要解决的现实问题。因此,建议提高基层法院法官员额比例,并对因换届工作调整的县(区)法院原院长的法官员额结合工作实际予以确认。同时,建议法官入额应当坚持“严进宽出”,进入员额要严,退出员额应当自愿。

怒江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张祥:
建议出台员额法官零星补充机制

  自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开展以来,怒江两级法院顺利完成法官员额制改革,不断坚持完善以审判权力为核心、以审判监督权和管理权为保障的司法责任体系,努力构建权责明晰、权责统一、监督有序、配套齐全的审判权力运行机制。制定法官和法官助理权力清单,明确包括院、庭长在内的入额法官只能做清单上的事,清单之外的事不可以做,“让审理者裁判、由裁判者负责”得到落实。

  目前,怒江两级法院共遴选出73名入额法官,但由于工作岗位调整及其它原因,当前已出现一定数量的员额空缺,影响了办案工作的开展,建议尽快出台员额法官零星补充机制。

  去年,省高院在确定员额法官比例时,单独给予怒江中院、兰坪县法院和贡山县法院各一个双语法官专项名额,虽不是民族自治县但少数民族人口比例高的福贡、泸水两县(市)法院却没有双语法官名额,建议给予这两家法院各一个双语法官名额。

迪庆州中级人民法院院长袁学红:
建议保留藏区法官提前退休政策

  2016年7月,迪庆州法院系统司法体制改革试点工作正式启动。在改革过程中,为贯彻落实好“依法治藏、富民兴藏、长期建藏、凝聚人心、夯实基础”的原则,紧密结合迪庆高寒、边疆、贫困、民族、宗教“五位一体”特点和“经济小州、政治大州”的特殊情况,围绕改革总目标,态度坚决、行动迅速,及时调整充实司法改革工作领导小组,摸排迪庆司改特殊问题,提出相适应的改革试点方案、措施及配套制度,积极开展各项司法改革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迪庆气候恶劣、地广人稀、高寒缺氧,“高原病”频发。按照相关文件,迪庆州法院系统工作人员享受男55周岁、女50周岁可申请退休(患有疾病还可提前),保留在职待遇5年,男至60周岁、女至55周岁再办理正式退休手续的特有政策。对于迪庆提前5年退休特殊政策,希望比照迪庆其它党政机关的做法,继续给予保留。

临沧市中级人民法院院长孙杰:
不断完善符合司法规律的机制

  随着司法改革工作的推进,临沧中院落实审判权力清单、明确法官审判权责,实现“让审理者裁判”的同时,加强案件的管理及司法权力运行机制的监督,建立司法人员职业保障制度,完成全市法院人财物统一上划管理等工作。

  虽然取得了一定的成绩,但当前也存在一些问题和困难,如人案矛盾、法官助理配置和来源等。未入额的法官大部分年龄都处于53岁至59岁之间,这些老法官资历深,功不可没,希望出台相应政策对其进行妥善安置,发挥更大的作用。

  接下来,建议不断完善符合司法规律的案件质量评查机制和评价机制,加强对法官业绩的综合考评;进一步调整、完善队伍人员结构,加强思想政治工作,不断调整各类人员比例,使其更加符合司法权运行的客观规律;继续加强对全市8个县区法院在司法人员分类管理、司法责任制、法院工作人员职业保障和法院人财物省级以下统一管理4项改革工作的督促指导。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