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综合栏目 >> 云南法制报社 >> 学习园地 >> 内容阅读
新闻舆论监督 需要完善的法律作保障
2015年03月18日 14:47:05  来源:云南法治网
关注微信公众号

        舆论监督是我国监督体系中的特殊组成部分,也是新闻媒体的一种特殊职能,更是宪法赋予人民言论自由的权力和参政议政的途径。准确及时的监督,可以抑恶扬善,稳定社会,凝聚人心,推进民主文明建设,构建中国和谐社会。舆论监督不但已是政府、媒体和公众的共同话语,而且正在成为执政者实施“善治”之道的工具。  

        党中央历来高度重视舆论监督。习近平总书记在《把握好新闻工作的基点》(2014年10月31日人民网-理论频道)一文中指出:“舆论监督是加强党的建设和民主政治建设的一项重要内容。不受制约和监督的权力,必然会腐败变质。”同时习总书记还在该文中指出:“运用舆论监督武器,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讲究社会效果。”

        舆论监督要有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

        所谓舆论,即多数人的共同意见。所谓监督,中国《辞海》中的解释是“监察督促”,也就是说,监督包含两层意思:一是监察,二是督促,监察的目的是发现问题,督促的目的是解决问题。所以“新闻舆论监督”就是通过新闻媒介来揭示现实生活中存在的问题并促使其解决的一种舆论监督。舆论监督最终要通过媒体来实现,这就要求新闻媒体客观、公正,具有社会责任感和使命感,要求有一支敢于和善于开展舆论监督的高素质的新闻队伍。

        在近20年采访报道的实践中,记者也曾有过“因你的报道而变好!”的一些“实战经验”:比如宾川县桑园河的治理。记得2007年6月中旬的一天,记者接到当地群众反映:大理州宾川县的桑园河因采沙泛滥,几百亩良田被“吞噬”。记者随即前去调查采访——

        宾川县桑园河属长江流域金沙江一级支流,流经宾川县州城、金牛、力角三个乡镇,穿宾川县城、自南向北逶迤而过,是该县的主要河流之一。

        民以食为天,食以地为本。作为农民生存的命根子,田地无疑是农民的“命脉”,失去土地也就意味着失去了赖以生存的根基。而宾川县桑园河两岸竟有数百亩基本农田因大肆采沙被毁,以致肥沃的良田变成了一口口“池塘”或洼地,当地相关执法部门对此却视而不见,无动于衷。当年6月20日,记者以《采沙船狂“啃”宾川百亩良田》为题,报道了桑园河流域河段因非法采沙、滥采乱挖现象日益严重,直接危及河堤、农田及河道行洪安全,引起了社会的广泛关注的事实。

        该报道引起了宾川县委、县人民政府的高度重视,政府决心对此一抓到底。该县专门成立了由县委常委、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杨承贤任组长,县人民政府副县长曹建康、县人民政府副县长、县公安局局长熊永祥任副组长,抽调各相关部门的一把手组成阵容强大的工作组进行整治。同时责成纪检监察部门对整治工作进行监察,对工作不力,不认真履职的单位和个人进行问责。截止同年7月20日,40部采沙船全部停止采沙并统统撤除。

        通过本报的连续报道,宾川桑园河被大理州列入全国重点地区中小河流治理的项目,加大了治理力度。后来,桑园河在河道治理过程中扩宽了河道,新建了河堤,河道断面以休闲、亲水、生态的理念,结合城区建设,建成了集泄洪、排污、休闲于一体的景观河道,成为了宾川县城一道亮丽的风景线。

        采访权是保障实现新闻职能的基本权利

        记者作为新闻媒体的组成部分,其享有的权利首先是采访权。然而,记者在履行职务采访过程中,无疑遭遇过诸多这样那样的困局。

        “在这方面我们是有严格要求的:不经允许不得擅自接受媒体记者采访。我们没有接到上级和当地宣传部门的通知,因此不便接受采访。”记者2010年到怒江州某单位采访石缸河矿山整治过程中存在严重弊端一事时吃了闭门羹。而这样的尴尬境遇却不是怒江州独有,在昆明、大理州等地记者频频遭遇。

        几年前,记者接到群众反映:大理州永平县杉阳镇阿海寨村曾经茂密的森林被肆意砍毁,当地村民曾多次向林业部门及政府反映,均未引起足够重视,直至满山森林被“剃了光头”,随之而来的泥石流等自然灾害严重威胁着当地村民的生命财产安全。记者前去调查采访时,相关部门负责人以未接到上级通知为由,拒不接受采访。记者顶着巨大的压力,以实地采访的大量事实为依据,进行了连续报道。大理州林业局领导看到报道后高度重视,实地勘查后,对当地森林被毁事件进行彻底调查,问责处理了一批相关部门负责人,厘清并加强了一系列森林管护措施。去年,记者“故地”重访,漫山遍野已经是郁郁葱葱的绿装。“自从你采访报道、林业部门整治后,没有人敢上山抓一把茅草!”当年向记者反映情况的村民喜滋滋地说。

        记者认为,媒体在真实、客观地报道新闻事件的同时,应充分保障记者的合法权益,即采访权、报道权、批评权和评论权。据某省记者生存现状调查的结果显示:75.4%的记者在采访中曾遭受辱骂、诋毁,42.2%的人因舆论监督报道遭遇过打击报复,同时,暴力、恶意诉讼、地方保护、黑势力、官僚主义也在侵蚀着记者的权益和安全,严重制约和影响记者的公正立场。因此,保障新闻记者合法权益是保障媒体话语权的基础和前提。

        监督舆论虽然不具有强制性,但它却具有一种精神的、道德的力量。当分散的、个别的议论引起人们普遍关注, 经过传播而形成社会舆论时,便代表着众多人的看法和意志,对社会生活产生重要的影响。

        社会上有多种监督,如党内监督、人大监督、司法监督、群众监督等中不可或缺,而极具有战斗力的一种监督形式——新闻舆论监督以其特有的公开曝光的形式产生的作用和效果与其他的几种监督是不一样的,它具有很强的公众震慑力。然而,据统计,近几年来,中国因舆论监督引发的新闻官司已达近万起,新闻界的败诉率在30%左右。屡屡败诉,即使有的胜诉,也使自身精疲力竭。这种现象,说明新闻舆论承担着重大的法律责任,却没有得到切实的法律保障,也显出有些人在舆论监督的法律责任理解上存在着偏差。

        当代中国新闻传播事业发展异常迅猛,但是中国规范新闻传播活动的法律体系却跟不上现实的需要,急待完善。加强新闻法治的研究不仅是新闻传播事业的需要,也是社会主义民主与法制建设的迫切需要。新闻舆论监督影响面广,反应最快,震动也大。许多久拖不决或处理不公的严重违法犯罪案件,一旦在新闻媒体中曝光,就能引起有关部门的重视,甚至全社会的关注,从而使问题能较快较好地解决。中国在监督司法方面做的很多,但新闻舆论监督是一柄双刃剑,其潜在的副作用也不容忽视。因此,加快推进新闻监督法治建设已经迫在眉睫。

        规范新闻舆论监督一方面需要政府与社会为其创造良好的环境,另一方面需要新闻媒体的自律,但更重要的是健全有关法律制度。新闻舆论监督的权利需要法定,新闻舆论监督的责任也需要法定。我国还没有《新闻法》,新闻舆论监督的外部环境也不尽人意,新闻媒体往往要承受很大压力和阻力,有些地方新闻媒体的采访权、报道权、批评权和评论权受到侵犯;官僚主义、行业保护、地方保护、阻挠采访的行为得不到法律的惩处;打击、迫害和陷害实施舆论监督的新闻媒体和新闻记者的行为受不到法律制裁;公民的名誉权、人格权被滥用监督权利的媒体和记者所侵犯,得不到法律的有效保护。舆论监督不是一种权宜之计,而是现代法治国家的一个民主监督体系。切实可行的新闻法和监督法则可以将舆论监督纳入法治化体系,少受人为因素影响,有助于舆论监督规范行使,其必要性和紧迫性不言而喻。

        新闻传媒是公众利益的代表,舆论监督是社会稳定和谐发展进步的一种必不可少的重要力量。媒体在进行舆论监督时要恰当协调社会利益关系,准确把握新形势下的人民内部矛盾,不熟视无睹、不主观武断、不推波助澜,力求舆论监督的方向更准确,把握更适度、更科学,这样才能不断提升舆论监督水平,不负重托、不辱使命,为构建和谐社会负起传媒应尽的责任。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