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云南新闻 >> 州市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6年08月08日 17:35:10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采石场无证开采两年的“底气”
来源:云南法治网 作者:本报记者
标签:

  位于红河州红河县境内的大龙潭采石场在没有办理《矿山开采许可证》和《安全生产许可证》的情况下,于2014年4月开始采石,

  截至今年7月29日,记者来到当地采访时,了解到该采石场仍然在无证采石。

  无证开采,未进行环境影响评价,没有当地发改局的备案和批文。接到群众举报后,当地环保局下发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红河县国土资源局下发了《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红河县市场监督管理局下发了《责令改正通知书》,可采石场却对相关单位下达的整改要求置若罔闻,一直在进行石料开采和出售石料。这背后的“底气”何在?

  屡屡被投诉的采石场

  大龙潭采石场位于红河县去往石头寨、阿扎河乡的公路旁,距离红河县城18公里远。今年3月,有群众向记者反映,木材厂是红河县石头寨乡的招商引资项目,开厂仅一个月后对面采石场建成开始开采石料,之后粉尘污染导致无法生产后就一直停产,而采石场一直开采至今。期间,石头寨村民和木材厂老板一直向红河县环保局反映采石场粉尘污染和废料堆放到村民引用水源大龙潭附近而致村子里饮用水被污染浑浊等环境问题。2015年4月13日,红河县环保局时任局长带领工作人员现场勘察后做出《责令整改通知书》要求该采石场停业整顿,完善手续。然而大龙潭采石场并没有因为这一纸通知书而停业。

  记者在采访中了解到,大龙潭采石场这个项目设计生产能力年产100万吨碎石、毛石、石灰渣。该项目总投资1200万。但该项目没有发改局备案和批文,该项目也未进行过环境影响评价,而这个未批先建的项目,不仅生意红火,而且在各种必须法定手续不具备的情况下已经开采石料两年之久。

  记者在红河县工商环保部门了解到,红河县大龙潭采石场于2014年4月20日开工建设,取得工商营业执照(注册号:532529600019315),2014年8月29日红河县质量技术监督局颁发了组织机构代码证(L4647413-2)。该厂主体工程开工日期2014年4月20日,于2014年竣工。设计生产能力年产100万吨碎石、毛石、石渣灰。该项目总投资1200万。该项目没有发改局的备案和批文。采石区大面积产生扬尘,石料、石灰堆放在石头寨公路边,该厂区没有采取降尘措施,该项目未进行过环境影响评价,项目属于未批先建。

  因此,红河县大龙潭木材加工厂对红河县大龙潭采石场进行了环境污染投诉主张赔偿。

  红河县环保局查明,因红河县杨马银石材厂搬迁至木材厂加工厂西面距离100米处,杨马银石材厂开采的碎石、石灰堆放到石头寨公路旁,石灰经常随东南风飘向木材厂,石灰污染了木片,造成木材厂木片无法加工,于2014年7月初停产至今。

  2016年3月28日,记者来到红河县进行实地采访。

  一、采石场及其用于存放炸药的炸药库都距离乡镇公路不足百米,面对即将到来的雨季,存在较大的安全隐患;

  二、放炮过后烟尘漫天,路过车辆行人被“雾霾”;

  三、不能销售出去的石料废料倾倒在直线距离不足四百米的公路弯道下,掩埋了一片小山林;?

  四、就在废料倾倒地边上,树立着红河县人民政府立的“国家草原生态保护建设草畜平衡区”的蓝底白字牌子。

  环保执法困难重重

  3月28上午11时,记者赶到红河县环保局采访。红河县环保局李庚有副局长和杨天祖副局长向记者介绍了大致情况:去年3月,红河县环境保护局在进行环境安全隐患时发现采石场的问题。“本来采石场搬迁时就应该通知我们环保局参与选址,但是我们没有接到通知。后来发现环境安全隐患并已经发生环境污染投诉后,我们才要求大龙潭采石场停止采石,停止小碎石瓜子石的加工,并下了《责令改正违法行为决定书》。”对于采石场接到通知书后依然开采的问题,他们告诉记者,县委县政府曾表示将出面调解投诉污染纠纷的问题,“我们把相关意见和建议上报给政府,其他的环境保护局不能再过多干预。”

  国土资源局:正在办理中的采矿许可证

  3月28日下午两点半,记者到红河县国土资源局见到了矿政股的负责人邱股长。当记者问大龙潭采石场是否有采矿许可证,邱股长回复记者该厂的《矿山开采许可证》正在办理之中,目前仅仅做好了储量报告,还有五个报告没有做。记者问正在办理《矿山开采许可证》的企业,是否可以进行石材的开采及销售?邱股长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不可以,这个问题可以联系法规科和执法大队。后来记者从红河县国土资源局赵副局长提供的书面材料中见到《责令停止违法行为通知书》一份及《询问笔录》一份,两份材料的形成日期都是2016年2月17日。据该采石场老板杨马银在《红河县国土资源局因大龙潭采石场涉嫌无证开采而其进行的询问笔录》中讲述,他是

  2014年4月开始开采,开采许可证尚未办得,办理开采证的相关材料已经提供给国土资源局矿政股。他还说:“我的采石场之前是在猛龙石灰沟采石场,后因为说是原采石场在旅游环线范围,有安全隐患,需要避让,就搬迁至现在的大龙潭采石场。采石场原本是手续齐全、合法的,现在搬迁到这里,变成了不合法的……请相关部门尽快给予办理有关手续。”

  无安全许可证而开采了两年?

  红河县安监局李副局长在接收采访中证实了大龙潭采石场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一直没有来办过,他们没有我们单位发给的《安全生产许可证》,所以现在村民提到的安全隐患问题不在我们的监管内容当中。春节前我单位的人在下乡顺路检查中发现了这个问题,因为红河县大龙潭采石场性质上是私人自己开采的问题,我们无法使用行政手段,就和采石场地点管辖区乡镇领导说过这个安全隐患问题。要求过他们加强管理。”

  炸药库存在安全隐患石场依然使用炸药开采石料

  2016年4月16日早7点19分,红河县公安局治安大队长薛林接到报警称大龙潭采石场边上的炸药库冒出浓烟,情况危险。薛琳第一时间赶往现场查看,并电话告知有关部门。当天赶到现场的,还有安监局的工作人员。该工作人员后来接受采访时告诉记者,大龙潭采石场因为没有《安全生产许可证》,红河县安监局无法做出行政处罚,只能从安委会的角度建议公安机关加强管理。18日星期一早,记者第二次实地采访。通过红河县委宣传部联系,记者又采访了薛琳。他称自己是在2016年4月16日早7点19分接警的,到现场后查明该炸药库并未起火,只是冒烟,消防的在现场因为不明炸药库内存物及可能爆炸的系数有多少而不敢打开炸药库的门,等到了十点多,安监的才到现场,落实了爆炸系数不高才打开了炸药库的门。见到190公斤左右的炸药。当记者问这些炸药是什么成分时,薛林回答这些炸药成分不明,是公安局在巡逻时查获而寄存在那里的。关于当天着火原因,薛琳表示可能是自制炸药成分不稳定引起自燃,具体要等消防的调查结果。

  记者向当地提出查阅炸药库审批手续的采访请求,但截至发稿时,记者没有收到任何回复。根据当天薛林口头回复记者的情况,这个炸药库是2015年才通过审批的。但是,对于2015年通过审批之前炸药就存在的原因,薛林回答他是今年才调任现工作岗位的,之前情况不清楚。

  大龙潭采石场:无证开采有隐情

  4月24日,记者再次前往红河试图采访红河县大龙潭采石场的法人杨马银,进一步了解核实该石场是否无证开采两年之久及原因。到达红河县该石厂是下午4点半,记者见到有拉石料的货车正在过磅秤重,该石场依旧在开采出售石料。就到办公室出示记者证说明采访意图,但工作人员以厂长不在出外办事为由让记者直接联系法人杨马银,当记者致电杨马银后,他在电话里对记者说:“我现在马上要去开会没有时间。”当记者表示可以等候或者到他方便的地方希望当面采访,杨马银说:“你没有必要采访我,我是无证开采,至于原因你去问政府!”

  记者向红河县委政府了解到:杨马银说的原因是他之前的采石场之前是在猛龙石灰沟采石场,后因为说是原采石场在旅游环线范围,有安全隐患,需要避让,县里选定搬迁至现在的大龙潭采石场,手续还在办理当中。

  在多次采访中,红河县委宣传部还就该问题回复记者说:这个问题的根源是红河县大龙潭采石场对面的红河县大龙潭木材加工厂老板陈尤吉因为被污染无法生产而到处上访引起的,两年来红河县委政府正积极协调双方及个部门让木材厂搬迁到更合适的位置,由招商单位石头寨乡人民政府进行一定的补偿。相关细节问题等仔细了解后再回复记者。2016年5月8日,记者得知大龙潭木材厂在协商中获得红河县石头乡人民政府给予的一次性补偿金85万元,木材厂注销,不再办厂。

  本报记者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 云电子公告备案13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