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法治云南 >> 平安法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龙陵一赌窝被端:藏身密林设游动哨并持刀护场
2018年07月10日 10:00:09  作者:熊强  通讯员  杨汉申  来源:云南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抽水”“杀钱”“放水”“望风”这些都是云南保山市龙陵县洼子山流动赌窝惯用黑话。当地警方通过两个月的秘密侦查发现,这个流动赌窝经常出没在深山密林之中,不仅在2公里外布置游动哨,中心赌场还有人持刀护场,而聚赌号令一般由微信发出。为了拔掉这颗“毒瘤”,近日,一场惊心动魄的抓捕行动在雨夜悄然上演,抓获赌徒30名,暂扣车辆13辆,9人被刑拘。

  赌窝藏身密林 中心赌场有人持刀护场

  今年3月,有群众反映称龙陵县白水井、洼子山等崇山峻岭有个流动赌窝。赌徒人数高达50多人,少时也有20多人。线索显示,“赌窝流动性大,经常赌一场换个地方。”

  获取情报后,龙陵县公安局副局长姜崇明立即率领民警前往白水井等地开展侦查。通过侦查发现,流动聚赌窝经常出没的地方在该县日本坟、高梁子、洼子山、沟心山等密林深处。聚赌时明岗暗哨,重点部位设置观察哨,2公里之外以游动哨为主,中心赌场有人持刀护场。赌场设“抽水”“杀钱”“管账”人员。为保持赌业兴旺,赌窝出台“优惠政策”:固定赌徒每拉拢一名下线赌徒,赌窝奖励人民币50元;进场人员无论是否参赌,一律免费就餐,领取路费,司机可向赌窝领取200元燃料费;为保证安全,未经赌窝人员拉拢进场的,谢绝入内,用“武力”驱赶出场。

  赌头由施甸人王某、当地人黄三、郭二、黄头,张丽、余丽、曹艳7名骨干成员组成,赌窝实行集体领导与分工负责制相结合。赌博款项相互监督;赌窝无固定场所,赌徒分散居住;赌窝实行值班制度,聚赌号令一般由黄三用微信发出。赌博地点由值班赌头提前10分钟临时决定。

  民警介绍,2月份以来,该赌窝聚赌30余场,发展固定赌徒50余名。赌窝从中获利100多万,有人为此负债。通过两个多月的调查,一场“捣赌窝,抓赌徒,缴赌资”行动在该县公安决策层中逐渐形成。

    雨夜“奇袭”赌窝 赌徒四窜特警两次鸣枪

  7月2日,民警了解到,流动赌窝当天在沟心山日本坟梁子聚赌,聚赌延续至当天下午。当日19时,所有赌徒下山到附近农家乐晚餐。“赌窝一定将晚上聚赌场所转移洼子山。”根据天气状况和流动赌窝作案规律,大队长杨永孝迅速判断。根据判断,副局长姜崇民开始调集治安、特警、派出所民警飞兵奇袭洼子山。19时10分,正当流动赌窝宴请活动进入高潮时,20多名特警、治安警正避开“眼睛”悄悄向洼子山移动,之后迅速“消失”在半山腰田房附近甘蔗林。

  洼子山田房是流动赌窝经常聚赌场所,田房居高临下,道路四通八达,不但能遮风避雨,而且便于观察,便于撤退和警戒。对于赌徒来说,此处确实是一个理想聚赌场所。捣毁赌窝,只有“请君入瓮”,否则行动困难。

  随着洼子山夜色逐渐暗了下来,青蛙和蚊子的鸣声同雨声夹杂在一起。蔗林腹地,柚木树下,丛林深处,潜伏民警纹丝不动。“报告,有车上山。”“告诉大家,千万不能暴露,手机置于震动档。”20时10分,赌徒开始集结。“我的位置离赌窝最近,为防止暴露,蚊子叮得难受时,我就用身边的泥巴来止痒。”特警大队副队长张永兴事后告诉记者。

  “赌徒集结田房后,他们如何部署观察哨,如何设置明岗暗哨,我们都看得清清楚楚。没有命令,我们也只能屏住呼吸,原地不动。”所长宋祖荣这样描述当时的潜伏情景。21时50分,一名手提户撒刀嘴上哼着小调的游动哨突然“游”到辅警李家毕潜伏的位置,紧急状态下,李家毕与队友毫不犹豫控制了这名游动哨。

  22时,破案时机成熟,接到杨永孝发出的行动命令后,所有民警从四个方向突然冲进赌场。“不要动,警察。”听到喝令声,离门口最近的赌徒嚎叫着一窝峰往外冲。跑出一个被外围民警按翻一个。中心现场,两名提刀护场男子试图外逃。“呯、呯、呯。”特警鸣枪示警,不知是听不到枪声还是心存幻想,仍有赌徒向外逃窜。“抱头,蹲下。”张永兴一边再次鸣枪,一边语言震慑。

  “捣赌窝,抓赌徒,缴赌资”行动不到10分钟全部结束了。共缴获赌资9万余元、护场刀具、通讯手机若干,抓获赌徒30名,暂扣车辆13辆。

    赌徒被迫借贷 “辛辛苦苦30年,一年回到解放前”

  “身上的1100元钱是帮娃娃缴学费的。就这样输光了。真不知道该如何向家人交代。”赌徒周玲家离洼子山很远,因为嗜赌,她被赌窝骨干成员拉进赌窝。周玲的女儿不满6岁,在一家私立幼儿园上学,由于私立幼儿园收费高,周玲还经常拖欠学费,而1100元钱还是她的婆婆种菜换来的辛苦钱,因经不住诱惑,1100元血汗钱就这样打了水漂。

  当日中午,周玲接到黄三的微信消息后如约来到赌场,此时,50多名赌徒正开赌下注。周玲二话不说就掏钱押庄,一开始,她下注50元,由于只输不赢,钱包逐渐瘪了下来,后来把赌注减少到20元,30分钟后,1100元辛苦钱还是全部输光。据骨干成员余丽交代,日本坟梁子一场,赌窝“盈利”7万多元,骨干成员分得红利7000元。

  办案民警介绍,赌窝作案手段主要以“百家乐”为主,赌徒遍及保山市隆阳区、施甸县以及当地多个村社。为了“扳本”,赌徒被迫与“放水”人员借贷。“放水”1万,每天利息500元,由于息滚息,利滚利,“辛辛苦苦30年,一年回到解放前。”成了赌徒的最后生活写照。

  目前,7名骨干成员和2名放水人员被刑事拘留,其余违法人员受到行政处罚,案件正在进一步审理中。(涉案人员姓名为化名)

  云南网记者 熊强 通讯员 杨汉申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