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婚了还要替对方还债? 法官浅析夫债妻还之例外
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国内国际 >> 内容阅读
离婚了还要替对方还债? 法官浅析夫债妻还之例外
2018年01月05日 10:07:43  作者:钟苑  来源:云南法制报
分享到: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近年来,民间借贷纠纷案件普遍增多。在这些案件中,夫妻一方借款,债权人在起诉时往往将债务人配偶一方作为共同被告起诉,有些法院会依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规定,支持原告的共同还款请求,这往往使没有受益的配偶一方利益遭受损失。

  背景  “24条”争议有望解决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于2017年12月24日提请十二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31次会议审议的法规备案审查工作情况报告显示,2017年十二届全国人大五次会议期间,有45名全国人大代表分别联名提出5件建议,要求对最高法制定的《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关于夫妻共同债务承担的规定进行审查。

  2016年以来,法工委收到近千件针对这一规定的审查建议,是十二届全国人大收到公民、组织提出的各类审查建议的三分之二。法工委于2017年6月召开座谈会,邀请提出建议的部分全国人大代表参加,与最高法有关部门进行沟通研究,推动解决有关问题。

  案例  分居期间“被负债”

  赵某和李某于2008年认识并相恋,2009年领取结婚证,2010年生育一子。孩子1岁时,双方因感情不和分居,赵某回到原籍工作、生活,期间除探视孩子偶尔回到李某处外,夫妻间基本没有联系。2016年,两人协议离婚。

  2014年8月,赵某向王某借款40万元,双方约定月利息3分。借款时李某不在场,只有赵某一人在借条上签字。赵某借款后,随即将该款项转借给了朋友徐某,并提供了收汇款凭证。因赵某没有按时向王某归还该借款,王某于2017年向法院提起诉讼,要求赵某和李某共同偿还借款40万元及利息。

  释法  不是家庭所用 不判配偶担责

  该案中,赵某在婚姻存续期间向王某借得款项是否应认定为赵某和李某的夫妻共同债务?法官对此进行了评析。

  《婚姻法》第41条规定:离婚时,原为夫妻共同生活所负的债务,应当共同偿还。共同财产不足清偿,或财产归各自所有的,由双方协议清偿;协议不成时,由法院判决。这一规定表明,夫妻共同偿还的债务应是婚姻关系存续期间为了共同生活而背负的债务。

  该案中,李某有稳定的工资,赵某也在某公司工作,双方收入足够日常开支,没有证据证明该借款用于夫妻家庭共同生活。同时,借款数额明显超出日用品购买、医疗服务、子女教育等日常生活所需的消费范畴,亦未有证据表明赵某和李某共同办厂经商或进行投资。

  现有证据显示,李某与赵某早已感情不和分居,借款时李某不在场,也未在欠条上签字,李某对该借款应当是不知情的,即该案借款不是基于夫妻合意。此外,王某将款项转给赵某后,赵某随即转借给了徐某,可见赵某借款并没有用于家庭生活开支。

  该案中,李某已举证证明赵某所借债务明显超出日常生活及生产经营所需,所借债务发生在双方分居期间,按照《(2015年)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当前民事审判工作中的若干具体问题(3)》中,关于婚姻家庭、继承纠纷等家事案件审理问题的相关规定,该借款用于夫妻家庭共同生活的举证责任就相应地转回到原告一方,但王某在案件审理中对此没有尽到证明义务。

  李某提供的证据表明了该借款的流向,并非是用于夫妻家庭共同生活,因此李某无需对此借款承担偿还义务。

  夫妻共同债务有其特定的构成要件,即夫妻一方只有为夫妻共同生活或共同利益所负的债务,才具备夫妻共同债务的性质;否则,不能认定为夫妻共同债务。夫妻共同债务的认定应从3个方面去考量:是否基于夫妻或家庭共同生活需要;是否基于夫妻合意;是否基于夫妻一方的代理行为。

  《婚姻法》解释(二)第24条的规定,适用该条司法解释的前提是把该处“债务”理解为负债夫妻一方为夫妻共同利益所负,或虽不是为夫妻共同利益所负,但债权人有理由相信是为夫妻共同利益所负的。如果将夫妻一方的恶意举债、非法债务、或债权人明知是夫妻一方的个人债务都推定为夫妻共同债务,会导致夫妻相对一方的权益无从保障,有违公平公正的民法基本原则。

  法条链接: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婚姻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24条规定:债权人就婚姻关系存续期间夫妻一方以个人名义所负债务主张权利的,应当按夫妻共同债务处理。但夫妻一方能够证明债权人与债务人明确约定为个人债务,或能够证明属于《婚姻法》第19条第3款规定情形的除外。

  夫妻一方与第三人串通,虚构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法院不予支持。夫妻一方在从事赌博、吸毒等违法犯罪活动中所负债务,第三人主张权利的,法院不予支持。该条款是2017年2月28日随着民商事案件的审理,为适应当前审判工作的需要新增加的内容。

  《婚姻法》第19条规定:夫妻可以约定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及婚前财产归各自所有、共同所有或部分各自所有、部分共同所有。约定应当采用书面形式。

  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及婚前财产的约定,对双方具有约束力。夫妻对婚姻关系存续期间所得的财产约定归各自所有的,夫或妻一方对外所负的债务,第三人知道该约定的,以夫或妻一方所有的财产清偿。

  钟苑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