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云南新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1+1"行动传递法治温暖 10年办理法援案件3100余件
2019年07月10日 09:37:35  作者:郑玉明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7月8日中午,在省司法厅组织召开的“2019年度‘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云南服务地志愿者培训会”结束后,来自辽宁、江苏、安徽、福建、浙江、河南等地的7名律师和7名大学生志愿者再次踏上“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律师的征程。在未来一年的时间里,他们将分别在昆明市寻甸县,大理州云龙县、洱源县,红河州红河县,文山州马关县,保山市龙陵县等律师资源匮乏的落后贫困地区开展法律援助服务。

  “帮助有法律需求的困难群众,实现自己的人生价值。”这是“1+1”法律援助志愿律师的共同心声。
 
  据统计,10年间,来自北京、广东、天津、湖北、湖南、山东等9个省(市)的72名律师、60名大学生志愿者和10名基层法律服务工作者为我省的保山、普洱、昭通、大理等9个州市及昌宁县、澜沧县、陇川县、绿春县等17个无律师或律师短缺县提供了法律援助服务。期间,志愿律师们共办理法律援助案件3100余件,提供法律咨询7万余人次,为群众挽回经济损失7000余万元,赢得了社会各界的广泛好评。
 
  带着孩子开展志愿服务
 
  在当日的培训会上,8岁男孩小耀的身影格外惹眼,他是随妈妈沈林科来参加培训会的。
 
  2016年7月,小耀跟随妈妈从江苏南京来到文山州西畴县,在这个边境小城一待就是3年。3年间,他见证了妈妈作为志愿律师为贫困群众提供法律帮助的点滴,也从一名幼儿成长为一名小学生。
 
  对孩子,沈林科满怀愧疚。这3年,下乡出差,加班加点是沈林科的工作常态。
 
  在西畴县,“1+1”志愿律师去之前,全县只有一名专职律师,根本无法满足当地群众的法律服务需求。“1+1”志愿律师来之后,群众得知到司法局可以找到免费的律师,纷纷涌来。接待咨询、办理案件、解决纠纷、开展普法……每天,沈林科都有忙不完的事情。
 
  “我照顾孩子的时间实在太少了。”采访中,沈林科匆匆离开了,“今天得赶回西畴县,在学校放假前,帮孩子办理好转学手续,以确保下学期孩子能在新的学校顺利上学。”沈林科说。
 
  过去3年里,沈林科被派遣到西畴县开展志愿服务,今年,她选择继续留在云南担任法律援助志愿律师,因为服务地改到了大理州云龙县,因此,小耀将面临转学。
 
  如沈林科一般,拖家带口来开展志愿服务的还有律师冯姣姣。2018年,冯姣姣报名参加了“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从辽宁沈阳来到红河州红河县从事法律援助律师志愿服务工作。因为女儿还小,为了方便照顾,冯姣姣带上2岁的女儿和母亲从东北来到西南的边境小县城。
 
  “我喜欢云南这个地方,想帮助更多有法律需求的困难群众。”就是这样两个看似简单的理由,让冯姣姣毅然决然来了。在过去一年里,冯姣姣克服了条件艰苦、语言障碍等困难,在红河县帮助了一个又一个遇到法律困境的群众。
 
  坚守只为帮助更多人
 
  今年60岁的律师张成宝家在河南焦作,做专职律师已有近30年的时间。2010年,张成宝放弃已有的安定生活和丰厚收入,毅然加入了“1+1”志愿律师的行列。
 
  “那时候,我的孩子已经长大了,家里也不需要我更多的照顾,所以想走出去,帮助更多需要帮助的人群。”张成宝说。9年时间里,他先后到四川、云南、海南、广西等地开展法律援助志愿服务。
 
  2011年,他曾经在文山州麻栗坡县做了一年“1+1”志愿律师,那一年给张成宝留下了深刻印象。“在那里,群众的法律意识淡薄,遇事不知道该如何用法律来维护自己的权益。”那一年,除了为群众提供法律援助,张成宝还开展了大量普法工作。
 
  时隔8年,张成宝再次回到麻栗坡。“我希望用自己的法律知识帮助更多有需要的人群。”张成宝这样解释自己的再次到来。其实,不仅是张成宝,这是所有“1+1”志愿律师坚守的理由。
 
  “每次看到群众忧心而来,舒心离去,都会让我觉得,一切的辛苦付出都是值得的。”冯姣姣说。
 
  9名农民工送来“尽职尽责,援助为民”的锦旗,一名未成年人的母亲送来“情系百姓,大爱无疆”的锦旗,一名长期遭受家庭暴力的妇女送来“高效服务办实事,热情贴心解民忧”的锦旗……这些,是冯姣姣过去一年在红河县服务获得的最大认可,这些,也让她在结束一年服务期后选择继续留下来。
 
  “我会继续坚守下去,为了更多有法律需求的群众。”沈林科说。在到西畴县之前,沈林科已在南京做了10余年的专职律师,离开大城市,放弃丰厚的收入来到边境小城,或许在很多家人和朋友看来不可理解,但沈林科觉得自己在做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
 
  “作为一名律师,一名社会主义法治工作者,我应该承担一份社会责任。如何衡量一名律师的价值,要看她为群众做了什么,留下了什么。我希望更多律师参与到志愿服务中来,通过我们的努力,有效缓解部分边疆贫困地区律师资源短缺的问题,为当地群众提供优质高效的法律服务。”沈林科说。
 
  一次受援经历让她选择公益
 
  刚从普洱学院毕业的毛秀珍是今年参加“1+1”志愿服务的7名大学生志愿者中的一员。之所以选择加入这个公益活动,缘于她的一次受援经历。
 
  毛秀珍家住在红河县城凹腰山社区,2018年8月,她家的宠物猫被邻居家的狗咬死了。这只猫毛秀珍养了3年,早已把它当作家庭成员看待。
 
  “家庭成员”被咬死后,毛秀珍痛苦不已,找到邻居家理论,要求赔偿,但对方不予理睬。她又找到社区,要求解决这个事情,社区工作人员也表示管不了。就连毛秀珍的家人也认为,咬死的是一只小动物,对方不可能赔偿。
 
  无奈之下,毛秀珍来到红河县司法局寻求法律帮助。在这里,她遇到了“1+1”志愿律师冯姣姣。
 
  了解了事情的原委后,冯姣姣给出了先走社区调解途径,如达不成调解,再起诉维权的咨询建议。
 
  当事人同意调解后,冯姣姣积极参与了调解工作。调解过程可谓一波三折,几经失败。最终,在冯姣姣的努力下,两家达成和意,邻居自愿赔偿毛秀珍的损失,双方最终握手言和。
 
  这次受援经历,让学法律的毛秀珍看到了法律的重要性,也看到了一名法律职业人的专业素养。为此,她主动要求到红河县司法局实习,跟随冯姣姣学习法律实务,立志今后从事法律工作。
 
  今年,走出校门的毛秀珍主动报名参加了“1+1”中国法律援助志愿者行动。“我希望通过开展法律援助志愿服务,把书本上的知识运用到实践中,也把实践中积累的经验更好地运用到今后的工作中。”毛秀珍说。
 
  安徽律师董阔、周艳,福建律师夏飞龙,浙江律师张建,大学生志愿者赵宏江、杨月坤、石晓波、王修、何加文、李海霞……如今,越来越多的律师和大学生加入“1+1”法律援助志愿者的行列,奉献青春,抒写精彩人生。
  
  本报记者 郑玉明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