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云南新闻 >> 新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12月06日 09:44:58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是娱乐还是涉嫌赌博?组织玩牌被控开设赌场罪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王建萍
标签:

  租会所,邀人打牌,从赌资中抽点饭钱和烟钱,本想打“擦边球”谋点利,怀着“无知者无罪”的侥幸心理,妄图逃避法律的制裁。

  近日,30岁的聂某因涉嫌开设赌场罪被提起公诉。昆明市五华区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件。

  邀约众人“玩牌”被查获

  “我约朋友来玩,他们觉得无聊,就在会所玩牌,我不知道是违法。”庭审开始,聂某如是说。

  聂某之前在一家投资公司上班。6月29日,聂某打电话给某酒店订下了4楼一会所,并电话告知朋友。

  在聂某和朋友的邀约下,短时间便聚集起了30多人玩起了牌,每次赌注达到100元、200元。

  晚8时,正当大家赌兴正浓时,警察突然从天而降,当场查获37万多元现金,并从聂某身上搜出“抽水”所得2300元现金。

  聂某被拘留,后被公诉方以涉嫌开设赌场罪提起公诉。

  从轻处罚申请被驳回

  庭审中,聂某对公诉方指控的罪名无异议,但辩解说,自己订会所是给朋友们打牌的,不知道组织朋友打牌会触犯法律,如果知道,肯定不会这么做,况且自己只是抽点饭钱和烟钱,并没有按照比例来提成,对那些服务的“小工”也事先没有谈工资等,希望法庭从轻处理。

  其辩护人称,聂某之前有正规工作,不是专业赌徒,开设赌场是因为只有初中文化,法律意识淡薄,但他自己没参赌,相比其它赌场,聂某开设的赌场规模小、时间短、犯罪情节轻微、社会危害小、主观恶意小。同时,鉴于聂某家庭困难,父母体弱多病无生活来源,还有2个年幼的孩子,老婆又没有工作,希望法庭能本着惩罚与教育相结合的原则,从轻处罚,对聂某适用缓刑。

  公诉方对“聂某是法律意识淡薄才做错事”的观点不认同,申请缓刑的理由现场给予驳回。

  公诉机关表示,聂某的行为已经构成开设赌场罪,虽然认罪态度好,可以认定坦白,但聂某已成年,不能说自己不知道就可以逃避处罚。不管他叫了几个人,但是他开设的赌场是面向社会的,赌客有30余人,赌资37万多,社会危害显而易见,不能适用缓刑。

  法院将择日宣判。

  ■以案释法

  赌博违法犯罪活动与正常娱乐活动如何区分

  逢年过节时,亲戚朋友聚在一起玩扑克、打麻将都会玩点小钱,那他们是在娱乐还是涉嫌赌博呢?有没有什么标准?

  记者采访了昆明市五华区检察院检察官郝一达。

  郝一达介绍,从主观上看,以营利为目的是赌博,它是构成赌博罪的主观要件,而群众娱乐是以休闲消遣为目的;从主体上看,群众娱乐多是在家庭成员、亲朋好友之间进行;赌博犯罪多是组织者面向不特定或范围较广的对象。

  构成赌博犯罪客观上以“聚众赌博”“开设赌场”“以赌博为业”三种行为为限。

  “聚众赌博”是指组织、召集、引诱多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抽头获利的行为。“以赌博为业”是指经常进行赌博,以赌博获取钱财为其生活或者主要经济来源的行为。

  “开设赌场”是指提供赌博的场所及用具供他人进行赌博,本人从中获利的行为。

  对不以营利为目的,进行带有少量财物输赢的娱乐活动,以及提供棋牌室等娱乐场所并只收取固定的场所费用和服务费用的经营行为等,不以赌博论处。

  本案中,聂某的行为已构成开设赌场罪。

  本报记者 王建萍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