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首页要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省高院发布2017年度行政审判白皮书 负责人出庭应诉率连续三年增长
2018年06月29日 12:23:06  作者:吴怡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6月28日,省高院发布2017年度云南法院行政审判白皮书及典型案例。白皮书显示,全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实现三年连续增长,去年超过六成。而昆明2016年为全省最低,2017年仍为全省最低。

 
  行政首长出庭率不断提高
 
  省高院副院长吕召介绍,全省各级法院严格执行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制度,建立庭前联络机制,发送出庭通知书,要求对不出庭情况提前作出说明,定期向人大或政府法制部门通报出庭应诉情况等,显著提升了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的比例和效果。近3年来,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连年增长。
 
  数据显示,全省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较高的地区为玉溪、丽江、德宏、红河、迪庆等,均在80%以上,昆明、昭通、保山3个地区行政机关负责人出庭应诉率低于50%,其中昆明地区虽仍为全省最低,但出庭应诉率已从2016年的20.13%上升至2017年的32.29%。另外,楚雄、大理、怒江、曲靖等地区增速明显。
 
  行政机关败诉率和原告撤诉率“双上升”
 
  白皮书显示,2017年,全省法院新收行政一审案件3186件,案件数量在连续两年高速增长后,今年稳中略有回落。同时,行政机关败诉率比上年增加了近7个百分点,原告撤诉率也增加近6个百分点,全省法院依法对违法行政行为作出否定性判决的数量也有所上升。
 
  记者了解到,有的案件系行政机关改变原行政行为后原告撤诉,有的案件系原告主动撤诉。原告撤诉率的提高,表明行政诉讼中运用协调、和解工作化解矛盾更加有效。
 
  加强行政非诉执行案件审查
 
  行政非诉执行案件审查是人民法院司法审查职能的重要组成部分,也是对行政机关依法行使职权的保障和支持。2017年,全省法院审查行政非诉执行案件2257件,比2016年增加了1.5倍,出现大幅上升。裁定准予执行率为74.75%,同比减少了3.43个百分点。行政非诉执行案件仍然集中在土地、房屋征收、交通、环保4大传统领域。此外,行政非诉执行案件还较多地涉及违法占地查处、违法建筑查处、劳动和社会保障、食品药品监督管理、安全生产监督管理等行政管理领域。
 
  “在行政非诉执行案件中,虽然行政相对人未对行政行为提起行政诉讼,但行政决定合法性仍要受到司法机关的审查,经人民法院审查确认合法有效的行政行为才能进入执行程序,从而体现对权力的监督与制约,防止权力滥用侵害相对人。”吕召说。 
 
  案例一

  行政机关强制拆除被判赔偿损失
 
  【案情】蒋富某成立的蒙自富昌农资有限公司主要经营化肥销售。2011年7月30日,蒋富某向王红某租用铺面9间用作经营场所,期限为2011年8月1日至2016年7月31日。2012年初,蒋富某在租用铺面后的空地上建盖钢架房屋用作仓库。
 
  蒙自市国土资源局、蒙自市城市管理综合行政执法局、蒙自市文澜镇人民政府(以下简称三被告)认为蒋富某未经批准擅自建房的行为违法,限期自行拆除,逾期不拆除则强制拆除。2016年4月12日,三被告对蒋富某建盖的钢架房屋进行强制拆除,同时将房屋内的化肥等物品搬至观音桥综合市场。
 
  蒋富某遂提起诉讼,请求确认三被告强拆其仓库的行为违法,并赔偿其损失60余万元。一审法院判决确认三被告强制拆除的行政行为违法;驳回蒋富某的其他诉讼请求。二审法院判决维持一审确认违法的判项,撤销一审驳回其他诉讼请求的判项,由三被告共同赔偿蒋富某经济损失人民币7万元。
 
  【意义】行政机关实施强制执行必须有基础行政决定并符合法定程序。本案中蒋富某建盖的仓库未依法取得建设工程规划许可证,属违法建筑,依法可以限期拆除,但行政机关在行政执法过程中,未依法通知,作出决定、催告和公告,就强制拆除蒋富某的违法建筑,在主体、程序等方面均违法,且具体执法过程中没有对物品进行清点和保全,致诉讼中行政机关承担举证不能的不利后果。本案对于行政机关如何依法行使强制执行权具有指导意义。
 
  案例二

  法院判决撤销车管所错误登记行为
 
  【案情】2012年,朱某购得一辆路虎揽胜越野汽车,同年向曲靖市交警支队车辆管理所(以下简称车管所)办理了初始登记。朱某与柳某存在借贷纠纷。2015年9月24日,柳某找到代办登记业务的第三人范月某,委托范月某办理朱某的行驶证和车辆转移登记事宜,将伪造的朱某签名的《机动车业务委托书》交给范月某。范月某到车管所补办了车主朱某的行驶证后,车管所审查了范月某提交的材料,办理了车辆转移登记,将朱某的路虎车转移登记在柳某名下。
 
  一审法院认为车管所的登记结果错误,遂判决撤销错误登记行为。二审法院维持一审判决。
 
  【意义】对于登记类行政案件,法院在对行政机关登记行为进行合法性审查时,也要注意对登记结果真实性的审查。经审查,登记行为所依据的材料系伪造且登记结果与真实权属情况不一致的,依法撤销错误登记行为,符合行政诉讼对行政执法有效监督的法律精神。本案的意义在于提示登记机关应严格审查登记申请及申请材料,并尽到审慎审查义务,避免或减少错误登记的发生。
 
  案例三

  未保障被处罚人权利被判不准予执行
 
  【案情】昆明市呈贡区安全生产监督管理局(以下简称区安监局)作出行政处罚决定,对云南中远机械租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远公司)处以罚款30万元的处罚。因无法与中远公司取得联系,区安监局在处罚前于2016年5月5日在报纸上刊登公告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及听证告知书,并于2016年5月13日登报公告送达了行政处罚决定书。因中远公司未按期缴纳罚款,区安监局于2017年3月28日公告送达了《罚款催缴通知书》,到期后中远公司未履行,区安监局遂申请人民法院强制执行。
 
  一审法院认为,区安监局以公告方式送达行政处罚告知书及听证告知书,在60日公告送达期间未满情形下,公告送达行政处罚决定书,影响中远公司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权的行使,行政处罚决定违法,遂裁定不准予执行处罚决定。区安监局收到裁定后,未向上一级法院申请复议。
 
  【意义】行政非诉执行案件审查,是法院对无行政强制执行权的行政机关申请强制执行行政决定进行司法审查的制度。根据法律规定,行政机关申请强制执行的行政决定不存在明显违法情形的,人民法院才能裁定准予执行。本案中行政机关作出行政处罚决定时,未依法保障行政处罚相对人陈述、申辩及申请听证的权利,违反了《中华人民共和国行政处罚法》的强制性规定,属明显违法,法院依法裁定不准予执行符合法律规定。本案对行政机关依法作出行政行为和申请强制执行具有指导意义。
 
  本报记者 吴怡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