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首页要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法护成长 从“心”起航 他们的青春没有被隔离
2018年05月11日 09:54:06  作者:杨阳洋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守护明天—关爱青少年成长

  开栏语
 
  未成年人,是祖国的花朵和未来。
 
  但是,一直以来,贫困、家庭监管的缺失、网络不良信息侵蚀等越来越多的因素,伤害着未成年人脆弱的身体和心灵,让他们成为了受害者,甚至让他们成为了犯罪者本身。
 
  因此,关爱未成年人成长,让爱和法律的温度温暖孩子的心,给他们满满的爱,是你、我共同的责任。
 
  即日起,本报开辟栏目《守护明天——关爱未成年人成长》,从社会和法律层面关注、解读未成年人成长中的烦恼和青少年犯罪问题,讲述我省社会各界保护未成年人,预防和减少未成年人犯罪方面的生动故事。
 
  与其他孩子一样,这里的孩子也有青春,有梦想,不同的是,他们被一堵高墙隔离着。
 
  这里是云南省未成年犯管教所(以下简称“未管所”)。日前,记者走进未管所,近距离接触这群孩子,探访云南未成年服刑人员的犯罪构成和教育改造情况。
 
 
  问题与现状:未成年人团伙犯罪成主要形式
 
  近年来,我省17岁以下在押服刑人员呈逐年减少趋势,2017年收押率比2013年下降44.26%。
 
  “我们这几年每年的收押人员都在以100多人的数字下降,目前人员总数是比较少的时期。”该所教育改造科科长缪呈勇表示,这主要是因为近年来我省司法机关持续贯彻落实对未成年犯罪嫌疑人“教育感化挽救”的刑事司法政策,遵循“少捕慎诉少监禁”的原则,很多未成年犯罪嫌疑人在检察院环节就被做了附条件不起诉,同时部分被起诉的犯罪嫌疑人被判了缓刑,送至社区矫治。
 
  2016年9月,嵩明县某高校16岁学生小李等人与该校15岁学生龚某某等人在该校酒吧内因琐事发生吵打,后双方电话邀约在该学院某超市门口持械进行大规模斗殴,致使多名学生受伤。
 
  当年,小李被嵩明县检察院以涉嫌聚众斗殴罪批准逮捕,后继续对小李跟踪调查,决定对小李变更强制措施为取保候审,最终作出不起诉决定。
 
  据了解,我省因故意伤害而被收押的未成年服刑人员占其总人数的15.73%,仅在去年,像小李一样被作出不批捕决定的共有1267人,占受理审查逮捕未成年人犯罪案件总数的34.05%。
 
  从犯罪的组织形式来说,团伙犯罪是未成年人犯罪的主要形式。记者从未管所了解到,从关押人员的罪名来看,抢劫罪以52.65%的份额高居榜首。
 
  “绝大多数的抢劫犯罪都是团伙犯罪。”缪呈勇告诉记者。
 
  今年18岁的小廖(化名)是2016年进入未管所的,从小父母离异后,小廖和两个姐姐一直跟着母亲生活。
 
  12岁那年,小廖死活不肯再去学校读书了,辍学后成天与社会上一些不良少年混在一起,后来因为没钱,就学会抢劫。
 
  原因与对策:家庭教育缺失是犯罪主因
 
  我省一直十分重视未成年人犯罪问题,自2011年1月1日起施行的《云南省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条例》从法律源头上对政府有关部门、司法机关、人民团体、有关社会团体、学校、家庭、村(居)民委员会在关爱未成年人方面的权责作出明确要求。
 
  但未成年人犯罪率一直居高不下的原因是什么呢?
 
  据昆明市中级人民法院发布的白皮书统计显示,昆明市未成年人犯罪类型多元化,犯罪群体低文化,家庭、社会监管缺失,犯罪动机以贪图刺激好玩为主,行为幼稚冲动。
 
  家庭监管缺位是造成青少年犯罪的最重要原因,这已经成为社会的公认。
 
  “在押未成年服刑人员中,农村户口的占到了97.59%。在我省,农村地区经济发展和文化教育相对来说都比较落后,很多农村地区父母教育子女的意识非常薄弱,加上不少父母去外地打工,农村留守儿童多,且预防未成年人犯罪法治教育没有城市到位。”缪呈勇认为。
 
  “被抓进来之前我有半年没回家了,我妈找过我好多次,找到了我就跑。”小廖说,跟他一起的其他几个人情况都和他差不多,不完整的家庭、辍学、有网瘾、不想回家、没钱花、不敢找父母要等等。
 
  目前在押的未成年服刑人员中,运输毒品的占5.62%,而在这些人当中,外省籍女服刑人员是最多的一个群体。
 
  “一切都是因为金钱的诱惑,是金钱让我铤而走险。”小黄(化名)说,那些人(毒贩)就是利用了我们的涉世未深。如今,这些女孩子里有四五个都已经被判了刑,小黄的刑期是十二年。
 
  刚进来时,小黄感到非常迷茫,经过了一段时间的教育改造,她彻底改观了,终于找回了生活的信心。
 
  小黄告诉记者,监区文化活动丰富多彩,他们可以学习一些技艺,亲情帮教期间可以见到父母,尤其音乐剧《拯救》对他们启发非常大,剧情全部都是未管所警察与服刑人员的故事,感人肺腑,发人深思。
 
  “文化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的教育作用是潜移默化的,未管所十分重视监区文化氛围的熏陶作用,树立用文化熏陶、用文化教化、用文化塑造未成年服刑人员的监区文化建设理念,运用各种手段营造有利于他们改造的精神环境和文化氛围。”缪呈勇介绍。
 
  与此同时,未管所还拓展社会帮教途径,推进教育改造的社会化。全省各级党政机关及政法部门回访帮教、服刑人员亲属亲情帮教、院校专家学者文化艺术帮教、社会志愿者结对帮教、专业人士法律心理帮教……
 
  目前,我省已经形成了多层次的社会帮教格局。
 
  仅今年以来,未管所就开展了8场亲情帮教活动,452名服刑人员亲属进入未管所对子女进行帮教,用亲情感化迷途浪子。
 
  “亲情帮教的方式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的教育改造效果非常好,许多孩子就是在见到父母的那一刻就突然长大懂事了。”
 
  此外,未管所结合实际,突出职业培训特色,针对未成年服刑人员特点开展技能培训,数百人取得了职业资格证书,涉及餐厅服务、化妆师、果桑园艺工等10多个工种,努力让所有未成年服刑人员在回归社会前都能学到一技之长。
 
  本报记者 杨阳洋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