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新闻 >> 首页要闻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局长受贿入狱为何获减刑 省高院首次发布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
2018年04月25日 09:58:06  作者:吴怡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 本报记者 吴怡

  胡某某曾是嵩明县嵩阳镇人民政府副镇长、嵩明县住房和城乡规划建设局局长。2014年9月,因犯受贿罪胡某某获刑5年,并处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涉案赃款人民币13.67万元予以没收。2017年11月13日,执行机关云南省杨林监狱以胡某某确有悔改表现为由,向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提出减刑建议。法院审理查明,胡某某在刑罚执行期间,能够认罪悔罪,遵守监规,积极参加学习及劳动,获记累计分考核表扬6次。该犯涉案赃款已全额退缴,没收个人财产人民币20000元已全额履行。昆明铁路运输中级法院认为,胡某某系职务犯罪罪犯,属于依法应当从严减刑的罪犯,该犯认罪悔罪,改造表现好,全额退缴赃款,履行财产性判项,综合原判及其改造表现,依法作出对胡某某减去有期徒刑七个月的裁定。

  4月24日上午,省高院召开新闻发布会,向社会发布了2015年至2017年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这是我省首个减刑、假释工作白皮书。
 
  公布减刑假释工作有助于实现阳光司法
 
  白皮书分为5个部分:减刑、假释制度概述,全省法院2015-2017年减刑、假释案件司法概况,减刑假释信息化建设成效,减刑、假释案件的审理难点,深化减刑、假释案件审判的重点工作。白皮书显示,目前我省法院审理减刑、假释案件的法官共有64人。
 
  省高院副院长滕鹏楚表示,减刑、假释案件司法审查白皮书的首次公开发布,是推进减刑、假释案件审判工作公开、公平、公正的重要举措,也是积极回应社会关切,主动接受社会监督,实现阳光司法的重要方式。
 
  毒品犯罪罪犯的减刑数量阶段性下降
 
  白皮书显示,在我省法院审理的减刑假释案件中,毒品犯罪罪犯减刑的占比较大,未成年罪犯减刑假释的数量在逐年下降,暴力性犯罪罪犯减刑假释的数量下降明显。
 
  滕鹏楚介绍,因为我省毒品犯罪罪犯数量多,占比较大,毒品犯罪罪犯减刑案件比例较高。2017年,毒品犯罪罪犯减刑案件从2016年的30506件降为7958件,占比从49.2%降为22.5%,主要原因是2017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办理减刑、假释案件具体应用法律的规定》对减刑的起始时间、间隔时间等进行了从严规定。同时对毒品再犯、确有履行能力而不履行或者不全部履行财产性判项的罪犯也规定了更为严格的减刑条件,而依据刑法规定,毒品犯罪罪犯的刑罚裁判中绝大部分都有财产性判项,而大部分罪犯的财产性判项均未履行,导致毒品犯罪罪犯的减刑数量出现阶段性下降。
 
  省高院审监一庭庭长白志刚说,减刑、假释的未成年罪犯数量逐年下降,是因为未成年罪犯减刑、假释案件数量的急剧下降,特赦了部分符合条件的未成年罪犯;减刑、假释的暴力性犯罪罪犯数量也下降明显,是因为相关法律规定加大了对上述类型罪犯减刑、假释的从严力度。
 
  从严控制三类罪犯的减刑假释数量
 
  白皮书显示,在减刑、假释案件中,三类罪犯,即职务犯罪罪犯、破坏金融管理秩序和金融诈骗犯罪罪犯、组织(领导、参加、包庇、纵容)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罪犯是最高人民法院要求从严控制减刑、假释的罪犯。根据相关规定,三类罪犯的退赃、追缴赃款赃物、赔偿损失等情况是减刑、假释的必要条件。
 
  近三年,全省法院对三类罪犯减刑、假释均做到从严控制,减刑假释案件数量基本稳定。2017年,全省法院共受理三类罪犯减刑案件857件,假释案件55件,裁定减刑732件,裁定不予减刑47件,(撤回)退回78件,变更减刑幅度174件, 裁定假释49件,裁定不予假释2件,(撤回)退回4件。
 
  2017年,我省法院共审结故意杀人罪罪犯减刑案件564件,同比下降83.9%;2017年,共审结强奸罪罪犯减刑案件969件,假释案件13件,同比下降35.1%;2017年,共审结抢劫罪罪犯减刑案件2726件,假释案件65件,同比下降55%;2017年,共审结绑架罪罪犯减刑案件97件,假释案件1件,同比下降70.2%。 
 
  多个原因导致假释案件数量偏低
  白皮书显示,目前全省法院减刑、假释案件审理工作中存在两个难点问题,一是财产性判项的适用标准不明;二是假释适用率过低。
 
  滕鹏楚介绍,我省法院对罪犯适用减刑较多,而假释数量偏低,其原因主要是法律规定的“没有再犯罪危险性”的假释标准可操作性不强,监狱干警和法官考虑风险过多。并且按照我国法律规定,假释的罪犯均要交由社区进行矫正,但由于云南社区矫正监管人员力量和素能参差不齐,因此,法院考虑到社区矫正的实际情况,尽量降低假释比例,更多的适用减刑。
 
  将进一步细化适用假释条件标准
 
  针对减刑、假释工作中出现的困难和问题,滕鹏楚表示,省高院将加强减刑、假释案件审判队伍建设,打造一支政治过硬、业务精通的减刑、假释案件审判法官队伍。
 
  同时,尽快出台财产性判项履行与减刑、假释关联机制的规范性文件,明确财产性判项在减刑、假释案件中的履行标准和减刑幅度,畅通财产性判项的履行渠道,使法院的判决得到有效执行,维护司法权威和司法公正。
  
  此外,进一步细化适用假释的条件和标准,使符合假释条件的罪犯,优先适用假释,使刑罚执行更科学、更符合人性和社会规律,同时要加强社区矫正制度的建设和完善,保证假释罪犯得到有效矫正,促使法院进一步扩大假释的适用比例,使假释制度的优越性真正得到体现。
 
  减刑假释案件工作实现无纸化办公
 
  在信息化建设方面,2017年3月,我省减刑、假释信息化办案平台建成投入使用,全省法院实现网上无纸化办理减刑、假释案件,案件审判质效得到全面提升。平台的建设与应用走在全国法院前列,得到最高人民法院的充分肯定。
 
  “2017年4月,我省法院和省监狱管理局启动了监狱科技法庭的建设,截至目前,我们已建成30个监狱科技法庭。”滕鹏楚说,这改变了过去法院到监狱巡回开庭的办案模式,实现了远程视频开庭,为减刑、假释案件开展庭审直播、点播,实现阳光司法提供了基础条件。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