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泛亚商城  泛亚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文化书画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云南新闻 >> 深度调查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4年02月11日 09:51:36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腾冲枪击案背后的爱恨情仇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邵维岑 标签:

  2014年1月30日黄昏,当中国大地上处处洋溢着过年的喜庆气氛时,保山市腾冲县近中缅边境的猴桥镇箐口村发生了一起特大持枪杀人案。村民邵宗其用一把仿制冲锋枪,对两个同族平辈家大开杀戒。

  据事后警方查明,在短短的数分钟内,邵宗其共开了24枪,造成6人死亡,3人受伤。作案完毕后,邵宗其携枪、驾车逃逸至大山躲藏。

  四天四夜后,这场枪击案,在千余名官兵的包围、堵卡和七千多名群众的协助搜索下,以邵宗其被抓获归案而收场。

  “性质如此恶劣,手段如此残忍,新中国成立以来在云南地界上少见。”邵宗其落网后,腾冲县公安局局长黄碧忠如是评价此案。

  伤者:“我以为是孩子放鞭炮”

  1月30日19时,记者得知猴桥发生特大命案后,便驱车前往现场,一路上记者见到警方多处设卡,气氛十分紧张。21时赶到箐口村时,由于是大年三十晚,按照当地风俗是不可以相互串门的,记者发现村民都把家里的灯打开,在一起议论这起枪击案……但当记者问起这起案件的一些细节时,很多村民并不愿意透露。

  由于事发现场警方戒备森严,记者又赶到腾冲县人民医院对伤者进行采访。受伤的村民陈玉仙(邵宗华的母亲,62岁)刚刚从手术室出来,她惊魂未定地说:“当时我在楼梯上,听到砰砰砰的声音时,我以为是小孩子放鞭炮,后来突然感觉屁股位置刺痛,但我不知道自己中枪了,回头才看见邵宗其拿着一把枪准备接着开枪,我就骂他,平时没有惹你不要这样对我……”不知出于何缘故,邵宗其并没有再次扣下扳机。据医生透露,子弹从陈玉仙的臀部对穿至小腹,经抢救陈玉仙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

  陈玉仙说:“我们都一个村子的,还是一个家族的人,平时见面都打招呼,没有想到他会这样搞。”在接受采访时,得知老伴和儿媳已经死亡后,陈玉仙哽咽起来。

  记者在采访时,见到了保山市副市长丁昌吉带领分管卫生的副县长、卫生局长、医院院长正安抚受伤的村民。

  丁昌吉得知陈玉仙的儿子邵宗华还未脱离危险时说:“我们已经安排保山市人民医院抽调医疗专家赶赴这里,估计40分钟就能赶到,医院一定全力以赴抢救;同时,在逃的歹徒,全市上千民警都在追捕,一定会给你们一个交代。”

  慰问结束后,已经是23时20分左右,丁昌吉在医生办公室组织召开了临时会议,对医疗救护和善后等工作进行了安排。

  采访完伤者后,记者再次赶赴箐口村,此时村里仍是戒备森严,大批民警正忙着调查取证。记者在村委会的院子里烤火一宿后,1月31日清晨8时,记者在村民邵宗华家门口看到,一名女士躺在家门口,已经死亡,头部用雨伞遮掩,附近有村民在看守。家中的墙壁上还有几个弹孔。在村民邵宗连家门口,记者从鞭炮渣中发现了一颗子弹和开枪时留下的一枚弹壳。在邵宗连家堂屋位置,记者发现他的父亲已经僵硬,头部用布遮着。据邵宗连的叔叔称,事发后,他返家路过侄子家时,发现很多人围在门口。走近一看,大惊失色。此时伤者已被送往医院。他的哥哥仰躺在中堂门槛上,腹部全是血,已经死亡。

  邵宗其的作案轨迹

  根据警方的通报以及村民的回忆,邵宗其作案前后的轨迹也渐渐明晰起来。事发当天早上邵宗其领着妻子王萍(化名),到镇上购买了年货,16时20分许,邵宗其开着吉普车,从镇上回来。妻子下车后,先将年货搬进屋,又把批发来的鞭炮送到父亲的杂货铺。

  随后,邵宗其开着车,开了一公里左右,来到一个遗弃的碎石场。下车,掀开吉普车后备厢,从最里层拿出一支仿56式冲锋枪,卸下弹夹,从车上拿下子弹,填满,装枪,将开关调整到单发的位置。上车,返回寨子,穿过长长的巷道,来到同宗兄弟邵宗华家,在门口他停下车,看到邵宗华一家人都在。此时,邵宗华的父亲邵维志就坐在堂屋门口,母亲陈玉仙、妻子刘金春、女儿、儿子都在阶沿上,等着吃年夜饭。邵宗其走下车,端起冲锋枪,走进大门。

  邵宗华的儿子第一个闯进邵宗其的眼帘,他对准就是一枪。邵维志跟妻子、女儿,都朝邵宗其冲过来,邵宗其慌了,朝邵维志开枪。眼看陈玉仙就要抓住邵宗其了,他又调转枪口,朝陈玉仙开枪。外边的人倒下后,看到邵宗华跟刘金春在厨房,邵宗其走进厨房,端起枪,“砰砰砰……”两人应声倒地。

  一个小女孩也在门口附近,邵宗其看了看,不是邵宗华家的人,收了枪,走出院子,上车。开出四五百米,拿出子弹,再次将弹夹填满,经过一条巷道口,将车倒进另一条巷道,停在邵宗平家门口,拿着枪走下车。

  他首先看到的是邵宗平的大儿子,瞄准就是一枪。进到门口,走了六七米,边走边开枪,邵宗平跟妻子李升燕在厨房吃饭,邵宗其先朝邵宗平开枪,又朝李升燕开枪。

  所有人倒下后,厕所传来惊呼声。邵宗其走进厕所,发现是邵宗平11岁的儿子邵彪,于是再次端起枪……

  就这样,喜庆热闹的年夜饭,变成了丧饭。

  “下午的时候,村子里面已经在放鞭炮了,当时没太注意,很多人以为是鞭炮声。”邵宗华和邵宗平两家的邻居事后告诉记者,在阵阵鞭炮声中,他们没有意识到有人开枪。

  杀人因情感纠葛

  1月31日上午,邵宗其的小学老师闫强春告诉记者:“我是他小学五六年级的班主任,邵宗其为人老实,但学习成绩不是太好。”

  “邵宗其的心思非常缜密。”参与侦办此案的腾冲县公安局刑侦大队副大队长张子超认为,邵宗其选择在大年三十行凶,有自己的考虑。

  “至少有三个条件有利于他的杀人计划。”张子超说,腾冲当地居民习惯17时左右吃年饭,人基本都会在家;鞭炮声掩盖了他的枪声,可以让杀人计划不会因村民警觉而受阻。另外,只要鞭炮响过,村民吃年饭的时候一般也不会串门。

  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除夕血案中他的主要目标是邵宗华和邵宗平两人。“去了之后,他们的家人能杀多少就杀多少。”

  而现如今,他最想杀的两个人,一个已遇难;一个如今还躺在重症监护室。

  记者了解到,20多年前,初中未毕业的邵宗其加入了外出打工的队伍。他以往返中缅两国运输木材起家,经过多年的打拼,甚至成了小灰山村民小组的首富。

  “要说家境,在整个箐口村,他家也能排上名。”村支书王兴锐说,邵宗其话不多,有些内向,但勤劳,在待人接物方面“很有一手”。这种印象也得到了多位村民的承认。

  2004年箐口村发生百年难遇的洪灾,邵宗其带头配合了村里农户的搬迁。王兴锐此前也几乎没有听过他与谁家有仇怨。

  王兴锐说,邵宗其与王萍婚后,先后有了两个儿子。案发时大儿子已16岁,小儿子也已上小学二年级。他们堪称模范夫妻,男人在外赚钱,女人在家照顾老小。

  但2012年9月,夫妻俩的关系急转恶化:邵宗其发现王萍曾与邵宗华、邵宗平和邻村的段从康(化名)有染。

  2013年7月,邵宗其到腾冲县法院猴桥派出法庭起诉,要求与妻子离婚。同月,他又撤销了起诉。

  7月19日,邵宗其写信给箐口村调委会,要求跟“与王萍有染的三个男人进行调解”。

  但村支书王兴锐随即发现,承受巨大痛苦的邵宗其开出的三个解决方案中,前两个令人瞠目结舌:三人之妻分别陪他跑车一个月;每人向其赔礼道歉并赔偿10万元;与妻子离婚。

  解决方案难以被人接受。经过调委会做工作,邵宗华、邵宗平和王萍对有染一事“供认不讳”,并写下检讨书和保证书。随后,村调委会对三家进行了调解。

  “我告诉他,得饶人处且饶人。”王兴锐说,直到2014年1月12日,他再次找到邵宗其时,邵宗其仍然耿耿于怀。“赔偿也从每家10万元变成了20万元。”

  2014年1月13日,邵宗华和邵宗平两家对王兴锐表示,“愿意出点钱解决事情。”在箐口村调委会,邵宗其答应大年初六再次协商解决此事。

  据村民透露,在调解、法院开庭中,邵宗其的父母曾经几次阻挠,不同意儿子与儿媳离婚,若真要离婚,就撞死在他们面前。

  2014年1月14日,邵宗其再次就离婚向法院提起诉讼。但未等到法院判决,血案就发生了。

  据邵宗其后来的供述,他“希望在大年三十前得到三个人的登门道歉,但久久没有等到”。

  四天将邵宗其追捕归案

  1月30日,接到报警的当地公安局110指挥中心迅速将情况上报。腾冲县第一时间成立了“1·30”特大持枪杀人案处置工作领导小组,由省公安厅副厅长王建中任指挥长、保山市副市长、市公安局长唐云泽等多人任副指挥长,全力追捕犯罪嫌疑人。

  千余名公安民警、武警和边防部队官兵对邵宗其近千平方公里的活动区域进行搜捕。同时,当地政府还发动了七千多名群众协查。云南省公安厅经协调,从德宏州一家民航公司调来一架直升机进行空中侦察。

  腾冲县公安局政工处主任王国留事后介绍,当时摆在警方面前的现实是:恰逢腾冲县旅游旺季,距离案发现场40公里外的县城此时正大量涌入外地游客;15公里外的猴桥镇也有人头攒动的集市。

  警方分析,邵宗其可能还携带着大量子弹。而事实上,此时邵宗其购买的70发子弹中,除去试枪的5发、血案现场射击的24发、跳膛的1发外,仍剩余40发子弹。邵宗其是否会在闹市大开杀戒是警方最担心的问题。

  箐口村30公里外即是中缅边境,越境小路很多。他是否早已逃至缅甸?

  经过缜密分析,指挥部将邵宗其的逃跑路线锁定为脱壳仙山方向。事实上,邵宗其离开箐口村后,确实驾车往这个方向行驶。

  这也是他周密计划中两条备选路线之一。

  “猴桥镇所辖范围内的国境线长达72.8公里。”猴桥镇政府工作人员介绍。而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他想过如果作案后驾车通过猴桥口岸到缅甸,最快仅需要30分钟,但他不会说缅甸语,之所以没有选择这条逃跑路线,是害怕在那边难以藏身。

  而让邵宗其选择了脱壳仙山这条路线的另一个原因是:他要报复的第三个男人段从康便居住在路边的永兴村。

  落网后邵宗其供述,在通往永兴村的路上,放弃了枪杀段从康的计划。“他明白杀了邵宗华、邵宗平两家后,他的家人很难再在村里立足。而他的外婆家就在永兴村,家人可以去永兴村。”张子超说。

  当天19时左右,邵宗其驾车到达脱壳仙山山路的尽头。此时他的吉普车右前车胎爆胎,油也所剩无几。邵宗其将车牌卸下,用树枝、杂草将车身掩盖后,来到了山上的一处道观。

  道观里两位年老的道人已入睡。邵宗其翻入观内,找到一床棉被,又从厨房内找到水果、米饭和牛奶充饥。随后,他将枪埋在了土里,带着棉被前往道观一公里外的树林里睡觉。

  与此同时,警方对邵宗其的包围圈也缩小到脱壳仙山区域。但警方未在当晚搜索到邵宗其的踪影。

  根据邵宗其落网后的供述,在那里他听见了警方搜索的声音,未敢动半步。

  邵宗其在其藏身处一直呆到了大年初二(2月1日)下午黄昏。又饿又冷的他决定徒步返回箐口村。

  10多个小时后,邵宗其回到村子里。2月3日17时10分,通过技侦手段得知其下落的警方,在村民家中将邵宗其抓获归案。

  很快,邵宗其埋藏的冲锋枪和子弹也被找了出来。

  大年三十那天的血案发生,到犯罪嫌疑人落网的96小时,刚好4天4夜。

  而在邵宗其杀人当晚,其妻子王萍被警方带走协查。随后,她因去年7月得知邵宗其购枪而未举报,被警方以涉嫌犯“包庇罪”刑事拘留。
 
  首席记者   邵维岑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4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云新网前审字2008-0019
   滇ICP备09000605号 云电子公告备案13000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