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政法之星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让证据“说话” 为事实负责——走近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女法医俞虹
2018年04月13日 09:38:56  作者:查小高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交通事故、中毒身亡、分尸惨案、溺水腐尸……每每看到这样的惨剧,都会让人毛骨悚然,而在这样的死亡现场,总会有一个身影出现,那就是法医,他们可以准确地判断出死亡时间、具体死因等。

  在昆明市公安局官渡分局刑侦大队里,就有这么一名女法医,她叫俞虹,长年累月与尸体腐肉、残肢断臂打交道,却始终从容淡定。她放下众多女性追求的美丽和矜持,穿梭在大大小小的案发现场和解剖室,精查细勘、认真检验,熟练地用手术刀解剖一具具冰冷散发异味的尸体,只为了一个目的——让尸体“开口说话”,给案件的侦破提供依据,也给家属以心理慰藉。
 
  与尸体打了28年交道
 
  今年已经52岁的俞虹身材并不高大,戴着一副小巧的眼镜,很是干练,说话温柔,但就是这样一名温和的女士,与尸体打了28年的“交道”,拿起手术刀时除了严肃,在她脸上看不到任何表情,通过显微镜寻找蛛丝马迹,能一动不动地坐着观察两三个小时。
 
  俞虹再次回忆起刚刚参加工作解剖的第一具尸体时,仿佛已经习惯了那些惊心动魄。
 
  “当时在阿拉乡白水潭发现一具高腐男尸,6月的天气,尸体在高温下腐烂得厉害,但为了确定案件类型,需要法医当场进行解剖。”经过严谨的检验,最终排除这是一起刑事案件。对于当时的情况,俞虹并没有多说,她只是回忆:“那个味道挺难闻的,解剖过后的一个星期我都在头痛反胃。”
 
  舍小家为大家
 
  俞虹坦言,最初选择这个职业,家人有些“忌讳”。但是抱着对法医工作的好奇与崇敬之心,1990年,她从昆明医科大学毕业后,便毅然决然加入法医队伍中,至今已工作了28年。28年来,她共参与勘验各类火灾、交通事故、自杀、他杀、意外死亡等各类尸体现场3300余起,检验各类尸体上千具,出具法医物证检验鉴定书5000余份,做到无一差错。
 
  除了法医这个身份,俞虹也是一名母亲,但却没有太多的时间承担母亲的责任。
 
  有时候,接到突发案件的通知,正是她送孩子去补习班的路上,有时候已是凌晨两点,她需要第一时间赶赴现场。长时间的生活不规律让俞虹经常失眠,有时候又会沉睡不起,身体健康状况也大不如前,但工作中的事,她从不对孩子多说:“孩子一定能理解我的工作。”
 
  助失踪儿童回家
 
  记者了解到,随着经济发展,从2000年起,官渡区流动人口急剧增加,由于部分家长防范意识薄弱,不时会发生儿童失踪案件,当时受刑侦技术的限制,寻找解救失踪儿童的工作难度增大。
 
  2007年1月,暂住官渡区小板桥竹园村的外来务工人员朱某9岁女儿走失,家人立即向属地派出所报警。接警后,官渡公安分局刑侦大队协同派出所当即派民警对失踪儿童进行查找,并按照省公安厅、市公安局打拐工作要求,采集失踪儿童朱某父母的血样录入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但一直未找到该名失踪儿童。
 
  同样身为母亲的俞虹,对家长的焦心,感同身受,对此案一直跟踪关注,2013年11月终于在全国公安机关查找被拐卖失踪儿童信息系统比对了失踪儿童朱某的信息。收到比中反馈后,俞虹的心里舒了一口气,多年的坚持和努力是有价值的,失踪儿童的回家路又多了一份希望。2013年11月底,失踪儿童朱某在四川省富顺县被成功解救,由亲生父母认领回家,全家团聚。
 
  再过几年,俞虹就要退休了,当年那个亭亭玉立的女法医,如今已是同事们口中的老大姐。“退休后,我可能会养养生,到处走一走吧。”俞虹乐呵呵地说。
 
  本报记者 查小高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