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政法之星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分享到:
夏明惠:无愧这身警服
2018年03月13日 09:22:30  作者:甘仕恩  来源:交通安全周刊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从巾帼女子岗亭严格执法、微笑服务的靓丽女警花,到曲靖市第一支女子交警机动骑行队中英姿飒爽的“霸王花”,再到办理酒驾案的能手,夏明惠是曲靖交警队伍的一面旗帜,更是同事们的表率。

  在每个工作岗位,她都恪尽职守、兢兢业业,年年受表彰。“从成为警察那天起,忠诚担当已在我心中烙下了印记。”夏明惠说,从警17年来,她一颗初心从未改变,花开花落、春去秋来,已过不惑之年的她依然绚烂地绽放着。

  警队办案能手

  2011年醉驾正式入刑,夏明惠从曲靖市公安局女子交警机动骑行队调入麒麟公安分局交警大队建宁中队。7载春秋,她办理的酒驾案560余起、醉驾案40余起,该大队第一起醉驾案就是她办结的,她也成为该中队乃至全大队涉酒交通违法案件办案能手。

  7年来,酒驾查缉成了夏明惠的常态化工作。夜查本来就是个苦差事,很累不说,还容易得罪人,对此参与夜查的男警员们个个都深有体会,“说实话,每次开展酒驾查缉行动,我们都为她捏把汗,身为中队办理涉酒交通违法案件的一员,她从来没有退缩过。”

  在查处现场,各种意料不到的突发事件都有可能发生,虽然是一名女警,但夏明惠总能顶住各种压力,刚正不阿地办理好每一起涉酒交通违法案件。

  夏明惠所在的建宁中队有83人,她是惟一一名女警。“夏姐生孩子头一天都还在上班,她就是我们中队的‘老黄牛’!”说起夏明惠,同事们纷纷介绍她的事迹。

  总是偏向一边的坐姿暴露了夏明惠身体上的不适,一旁的同事解释说,“夏姐有多年的颈椎和腰椎病。”17年风霜雪雨,在工作上奋勇争先的夏明惠患上了风湿病、颈椎病、腰椎病。如今,她芳华不在,但依然初心不改,不褪警察本色,每天依然笑容满面地投入到忙碌的工作中。多年来,她连续被授予“办案能手”“先进个人”等称号。

  刚正不阿扬警威

  虽已春暖花开,但寒意依旧。夜幕初垂,曲靖城区华灯初上,如织车流形成一幅动感画面。主城区车流量较大的瑞和东路白石江公园门口路段,一排反光锥筒一字摆开,警车周边拉起了警戒线,夏明惠与10余名同事投入到紧张的酒驾查缉行动中,一辆辆车在查缉人员的指挥下进入指定区域接受检查。

  查缉工作进行了1小时左右,一辆越野车上满脸通红的驾驶人贾某引起了民警的注意。夏明惠请他接受检测,他满不在乎地从车上下来,一边拨通了手机。

  “我们领导请你接个电话。”贾某将电话递给夏明惠。

  “我正在依法履行职责,不能接与工作无关的电话,你涉嫌酒后驾驶,请配合我们接受检测。”夏明惠义正辞言地回绝了贾某。知道面前的女警“不好对付”,贾某只能配合进行了酒精测试。经检测,贾某每100毫升血液中的酒精含量达到70毫克,系酒后驾驶。

  当日的夜查行动中,夏明惠和一群男同事一起,在路上一站就是3个多小时。收队后,她拖着疲惫的身体连夜赶回办公室。“战友们,赶紧加快速度,干完活回家休息。”夏明惠干练地指挥着,“我们要把今晚的酒驾人员信息尽快录完,杜绝关系案、人情案。”

  已近凌晨2时,办公室内依然灯火通明,夏明惠和同事们依然忙碌着。

  对家人的愧疚

  谈到女儿,一直谈笑风生的夏明惠哽咽了,“我不配做一名母亲,我愧对我的女儿。”

  夏明惠是双警家庭,丈夫是麒麟交警大队交通事故处理重案组组长,常年在外办案,还要全天候待命,即使是夏明惠怀孕期间,也很少有时间陪她。

  “我生孩子时他去了外地,办理交通肇事逃逸案,我自己挺着大肚子到各个窗口办理入院手续,医生通知家属签字,我只能让老人和陪伴的同学代签。”夏明惠说,当天17时许,她出现了生产的征兆,丈夫和她一同往医院赶,却不巧临时接到紧急任务要出警。“警情要紧,你赶紧去吧。”当丈夫一脸愧疚正要和她解释时,她却二话没说让丈夫去执行任务,望着丈夫离去的背影,她流下了酸楚的泪水。

  有了女儿以后,一家人也只是在逢年过节时才能团聚。“我们去上班,要么把女儿锁在家里,要么寄托在隔壁邻居家。孩子上学后,老师也经常帮我们守着女儿,有时多次打电话催促,我们都不能去接孩子。”夏明惠用手抹去眼角的泪水。

  3年前的一天晚上,女儿告诉夏明惠,自己的肚子有点痛,夏明惠告诉女儿要坚强勇敢,拿个热水袋敷一下就好了。女儿很听话,第二天照常去上学。晚上回家,女儿依然喊肚子疼,忙了一天的夏明惠给她吃了止痛药,让她早上继续上学。而夏明惠不知道,女儿当时是阑尾炎发作。

  “那几天我真是太忙了,根本没时间带孩子去医院。”夏明惠自责道,“孩子的病就是我们拖出来的。”直到当天下午,老师打电话给她,说孩子在课堂上脸色苍白、满头大汗,情况非常危险,要赶紧送医院,她才急匆匆赶往医院。幸好,女儿及时做了手术,最终平安无事,但夏明惠不能原谅自己。“我愧对了我女儿,但无愧身上这身警服。”她说。 

  本报记者 甘仕恩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