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司法行政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9月27日 09:37:29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奉上真情 调解留香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龙琼燕  实习生  巫华婧
标签:

  昆明市五华区司法局大观司法所有一位远近闻名的“魏老师”,她是一名基层人民调解员,因为能力较强,人们总习惯叫她魏老师。

  2013年,以她个人名字命名的个人调解室——“大观街道人民调解委员会魏云调解工作室”成立,此后她更加忙碌了,总是奔波在调解第一线。

  复杂疑难案件抽丝剥茧

  7月19日19时,一场重大死亡医疗纠纷画上句号。

  家住昭通的冯某家属认为,因为某医院的手术才导致冯某死亡。但医院不予认同。

  双方由此引发医疗赔偿纠纷。

  双方在多次协商赔偿事宜无法达成一致的情况下,院方建议家属共同向第三方“魏云调解工作室”申请纠纷调解。

  纠纷受理后,调解员魏云按程序依法组织调解,对事情的经过进行调查,了解双方想法和意见。

  在调解过程中,魏云把握症结点,一方面及时对死者家属的情绪给予心理安抚、化解劝说、法规宣传,一方面针对双方矛盾分歧的焦点向院方受托人做思想工作,采取了“面对面”“背靠背”“一对一”“亲情感召”等调解方法进行耐心疏导,“情、理、法”相结合,积极引导双方换位思考、理性维权。

  魏云通过耐心细致地做双方思想工作,最终促成双方在互谅互让、平等协商的前提下,自愿达成书面调解协议。

  这样的调解案例还有不少。

  魏云所在的大观司法所辖区分布有6家大中型医院,重大疑难医疗纠纷时有发生。

  这类案件在调解中属于较难调解的案件。此类纠纷若得不到及时疏导、调处和化解,势必会影响社会的和谐稳定。

  对于这些重大疑难案件,魏云利用她长期从事调解工作积累的丰富经验,用她的专业能力和坚持不懈的敬业精神“抽丝剥茧”,不断化解一起起重大疑难矛盾纠纷。

  不仅如此,她还将昆明医科大学第一附属医院发生的重大疑难医疗纠纷首先纳入调解试点,通过“魏云调解工作室”第三方平台的介入,及时有效地把医疗纠纷的协商调解地点由医院转移至调解室。

  总结出自己的“调解经”

  家住三合营社区某院坝的康某,一家子孙三代共五口人居住在一起。

  由于老人过于溺爱孙子,老人与孩子父母双方在教育孩子问题上产生差异,各自意见分歧较大,彼此间又缺乏冷静的沟通交流,因而多次发生家庭矛盾。

  社区调解员三番五次做工作,但往往事倍功半,前一分钟刚和好,后一分钟又翻脸反悔,爆发出更尖锐的矛盾,社区调解员将情况反映到“魏云调解工作室”。

  魏云在了解掌握该家庭纠纷后,巧妙地把“公证”的法规、权责理念引入到该起居民家庭纠纷的调解中,在家庭其他成员见证下,让纠纷双方签署家庭“停战协议”,让该家庭从纠纷中回归和睦。

  对于一些疑难纠纷的调解,为寻找突破口,魏云会寻求律师帮助,调解员和专业律师一起开展“1+1”帮扶,对纠纷案件的法律关系、证据条件、因果责任、鉴定结论和诉讼成本以及通过诉讼可能出现的最终结果,向双

  当事人进行系统分析,促使双方当事人稳定维权情绪、理性维权,找到问题所在,同时坚持“情、理、法”相结合的原则,严格按法律法规规定的范围、项目、标准,计算出赔偿数额,使调解协议有充分的法律依据。

  24年的调解工作经验,让魏云总结出了自己的“调解经”,总结出了一套“听、劝、调”的调解工作方法,依照相关法律法规进行调解,从解决实际问题为出发点,有效彻底化解纠纷。

  工作中,魏云遇到不熟悉的法律法规,她会认真查阅资料学习,通过加强学习及时给自己充电,将学到的知识运用到实际的调解中。

  每一次成功调解,当事人都会对魏云表示由衷的感谢,有的还送来锦旗。

  但魏云总说,这是她作为一名人民调解员应该做的。

  “我与她共事8年,她责任心强,工作敬业,能力强,对待生活有激情,对待工作有热情。”这是五华区大观司法所所长江建华对魏云的评价。

  多年来,通过魏云的不懈努力和辛勤工作,她所受理调解的各类大大小小矛盾纠纷中,没有一件因调解使纠纷激化而引发群体性上访、群体性械斗或民转刑案件的情况发生,让“小事不出社区,大事不出街道”,真正发挥出个人调解工作室在维护辖区社会和谐稳定,促进一方经济发展的积极作用,她也因此获得了不少荣誉。

  从事调解员20多年来,她遇到委屈也哭过,可哭归哭,哭过之后,还是依然坚守在基层人民调解一线岗位,一如既往地为辖区居民群众排忧解难。

  “因为热爱这份工作,虽然有辛酸,但也有甜蜜,调解也是一种幸福。”魏云说。

  本报记者 龙琼燕 实习生 巫华婧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