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国防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刘建忠:那年我参军
2018年08月13日 15:44:19  作者:  来源:云南法治网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河北省康保县人,1990年12月入伍,先后在原北京军区驻晋某部、武警昭通支队服役。2000年转业到昭通日报社工作,现为昭通日报社总编室主任,高级记者。

        18岁那年秋天,我落榜了。

        记得当时我像做贼似的边往家仓皇逃窜边絮絮叨叨:“不行了,不行了!”正在猪圈里起粪的爹,一见我这般落魄样儿,慌得急问:“咋的啦?”“我说爹,对不起,俺没考上。”爹怔了一下,看看我,忽然笑了起来:“傻小子,吓你爹一跳,不就是没考上嘛,这算个啥!大学上不了,部队当兵去!”说罢,爹就从他那黑乎乎的衣袋里摸出根劣质烟卷点上,狠狠地抽。

        爹这样鼓励我去当兵,缘于他年轻时没有完成的一个“梦”。爹说,当年他去验兵都快要走了,却被刚订了婚的娘给拖了后腿。娘一把鼻涕一把泪地拦着爹,爹心一软,最后就没有走成,到现在他都后悔的要命。于是,爹就把这个“兵梦”寄托在了我身上。爹说,我从小就喜欢写作,还在家乡的报刊上发了文章,到部队肯定不会被耽误。

        说心里话,我当时对爹作的做法非常抵触,我想得更多的是去复读准备来年继续考大学。直到乡里通知我去县城体检时,我才知道是爹给我偷偷报了名的,更为关键的是他亲手把我发表在报刊上的一大摞文章递给了乡武装部部长。

        既然生米做成了熟饭,我就只得硬着头皮去应征。没想到,很快就通过了体检关。几天后,县人武部就发来了红彤彤的《入伍通知书》。爹知道了这个喜讯,踉踉跄跄地从大门外进来就喊上了:“孩儿他娘,咱建忠要当兵去了!”说着便将两只冻得龟裂的破大头鞋扔得咣啷作响,尔后爬到炕头上径自搓起自己那肿得老高的脚丫子来。蓦然间,我发现霜染两鬓的爹竟在几天内老了许多,老得让儿子心痛。

        新兵要走的时候,已是冰封雪盖的冬天了。那天早晨,爹和小弟送我到火车站。车站里人山人海,感情暴涨,锣鼓声、鞭炮声将亲友们的心震得生疼。送兵的军列要离开了,当我隔着车窗越过汹涌的人潮向外张望时,爹和小弟早没了踪影。这时我忽然觉得有好多话要跟爹说,但任凭我将双眼瞪得酸痛,终未看见他们。

        4年后,第一次探家,当我把一枚亮闪闪的军功章和自己发表在大大小小报刊上的铅字文章捧给爹时,爹一脸阳光灿烂。爹说,儿啊,要的就是这个。我问他当初送我为什么不见人影时,爹答道:“傻小子,实际那天,爹和你弟就在你眼皮底下,你看不见爹,爹却看得见你。爹不想让你看见,就是怕你也心软了,像爹当年那样打‘退堂鼓’啊!”说这话时,爹得意得胡子一翘一翘,烟斗上的火星子也激动得抖落了一炕。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