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现在的位置:泛亚法商网 >> 政法法务 >> 法治人物 >> 红榜 >> 内容阅读
2009年12月18日 09:31:51

陶月华:坚信法律和正义的力量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起朝燕    标签:法治新闻人物评选
评论 打印 收藏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背景
  • 默认-白色

  46岁下海,陶月华遭遇了生意的骗局。为了挽回损失她将政府告上法庭、经历了法院一审、二审和申诉、再审及执行等一系列的波折,昔日赫赫有名的女企业家一下子跌入了人生的谷底。她奔波了整整11年,这11年中,家庭剧变、人生惨淡,但她始终没有放弃,她相信法律是公道、正义的,她相信真理是存在的,在这种纯朴却又坚定的信念支撑之下,今年62岁的她终于看到了希望。

  “下海”遭遇风暴

  1993年,陶月华从任职的楚雄州大姚县金碧供销社“下海”,承包了大姚县金碧供销社的北城门市部。凭着自己的精明和吃苦耐劳精神,陶月华的生意做得有声有色,不仅在省内“顺风顺水”,还打开了省外的市场,经营的年利润在七八万元左右,在当地是赫赫有名的女强人。

  如果就这么发展下去,我们今天看到的陶月华应该是一个成功的女企业家了,可就在一帆风顺的时候,一场骗局改变了她的人生。

  1995年,广受当地消费者欢迎的葵花籽十分紧缺,正在四处寻找货源的陶月华从一位老乡处得知了一条信息:黑龙江省齐齐哈尔市盛产葵花籽,且因供过于求价格便宜。喜出望外的陶月华马上就到了齐齐哈尔考察葵花籽行情,果然如老乡所说的质高价优。

  看准了这次商机的陶月华在准备采购葵花籽的时候,认识了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的张庆安等人。据张庆安介绍,他是市委办公厅的行政干部,同时兼任市委办公厅的政通实业公司(以下简称政通公司)经理,张表示能组织安排货源,还带陶月华见了办公厅的相关负责人。通过实地考察和到工商局查询核实,陶月华了解到政通公司确实是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投资、开办和管理的。出于对党政机关的信任,陶月华推掉了齐齐哈尔市其他合作伙伴的邀请,和政通公司签订了合同,由陶月华向政通公司供应价值30万元的茶叶和酸角汁,政通公司向陶月华供应同等价值的葵花籽。合同约定在20天后交货,违约方付合同金额50%的违约金。为了及时履约,陶月华马不停蹄地赶回了大姚县,四处求人帮忙,短短20天内,陶月华筹集货款并组织好货物发了出去。

  履行完了自己的合同义务,陶月华又赶到齐齐哈尔市亲自接货。可等了6个月,陶月华始终没等到货,多次的催促,政通公司总以葵花籽不干、量不够等各种借口来推辞。一天,陶月华遇到了一个来政通公司催要货款的安徽商人,该商人说,给政通公司发了60吨大米,一直没收到款。陶月华这才有所警觉,但对方每次都答复让她不要着急,为了照看孩子和在大姚县的生意,陶月华回到了大姚县。转眼1年的时间过去了,银行的贷款也到期了,政通公司仍然未履行合同约定,陶月华向政通公司和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和市委领导反映无果后,向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递交了起诉状,把政通公司和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告上法庭。

  令陶月华没想到的是,这场官司会打得这么艰难曲折,会让她付出这么多。

  11年漫漫维权路

  1996年,陶月华正式起诉政通公司和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上述两个部门在接到法院的应诉通知后,提出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没有管辖权,案子应移送齐齐哈尔市中级人民法院审理的要求。案件审理管辖权的争议,让时间又过了近两年。1998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明确了楚雄州中级人民法院有案件审理管辖权,法院开庭审理了此案。

  陶月华说,但事情还是没能顺利进行,在争夺管辖权的两年时间当中,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为推脱责任、逃避债务,篡改了被告名称,将当时与陶月华签订合同的“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改成了“齐齐哈尔市政通实业公司”,这样一来,被注销的“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与齐齐哈尔市委和市委办公厅就没了法律上的关系。

  面对这样的结果,陶月华无法接受,紧接着她又开始申请取证调查,在齐齐哈尔市工商局备案的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政通实业公司的《企业章程》和《资金证明》证明,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是政通公司的“开办单位”和“有偿投资人”,因此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必须承担连带赔偿责任。

  “我相信党,相信法律!也相信世间自有公道。”怀着这样的信念,陶月华决心将维权进行到底。

  银行的债务没赔上,亲戚朋友的钱也没还上,自己的房子也抵押出去了,陶月华从一个经营有方的生意人变成了一个居无定所、欠债累累的老妇人。

  “总得有个说法。”后来,她把所有能卖的房产和资产都变卖了,又找人借钱赔了一部分款,把门市部交给刚刚毕业的大女儿帮忙照看,撇下正在上高中的儿子,再次开始漫漫维权路。家里的事几乎照顾不了,这期间,忙于申诉、上访的陶月华没发现,大女儿一天比一天虚弱了,要上班,要照顾家人,要照看门市部,还要应付银行和其他债主的追债,已是身心疲惫。但体贴的她未跟母亲提及自己的身体情况,一直撑着,直到有一天突然昏迷被送进医院,陶月华才知道女儿得的是肾炎,因为耽误了治疗的最佳时期,拖成了尿毒症。经过治疗,昏迷了3个月的女儿终于醒了过来,可双目已经失明了。着急的陶月华多想救回生命垂危的女儿,可高额的医药费和之前欠下的货款让她绝望,她甚至多次跑到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希望对方能先还一点钱救救女儿的命,可一切都以失败告终。女儿住院后,陶月华把8个多月大的小外孙交给自己年近80岁的老母亲带,自己就在医院陪护女儿,为了省钱给女儿治病,陶月华就用3条长凳搭成床,靠在女儿病床前悉心照料,期间仍然坚持抽空去申诉。奔波在医院和申诉路上的陶月华告诉自己不能倒下,她一直坚信,有党在,有政府在,有法律的公平正义在。由于治疗的费用跟不上,同时因为女儿的病情拖得太严重,2000年,陶月华痛失爱女。看着怀里失去母亲的小外孙,陶月华更铁了心要讨个说法。

  看到曙光

  虽然负债累累、居无定所、家庭剧变,但陶月华丝毫没有要放弃的意思,女儿没了,但外孙要照顾,维权也要继续,她背着小外孙到昆明、到北京申诉、上访,为自己的权益也为自己纯朴的信念坚持着。

  2007年,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判监督庭对陶月华一案进行了重新开庭审理,撤销了1997年的一审判决和1998年的二审判决,依法判决齐齐哈尔市委办公厅承担赔偿责任。按照判决,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把判决书的执行工作委托给黑龙江省高级人民法院,可结果还是一样,执行工作没什么进展。这一拖又是两年。

  2009年11月,在云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努力下,被执行人的5辆车终于被查封。陶月华说,这时她看到了曙光。

□驻楚雄记者 起朝燕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发表评论

更多评论>最新评论

每日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