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天平之光 >> 云南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9月27日 10:04:33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官渡法院铁腕破解“执行难”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吴怡
标签:

□ 记者 吴怡

  “这个案件建议暂缓‘本次执行终结’,大家再想想办法,必要的话再去跑一跑。该罚的罚,该拘留的拘留,务必穷尽一切手段。”

  在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召开的一次执行工作会上,经过数个回合的讨论,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局长周栋要求大家切勿轻言“放弃”,尽管他明白执行法官已经为此案付出了巨大的努力。

  记者了解到,正是有这种迎难而上,不抛弃、不放弃的精神,和信息辅助、机制支撑等方面形成的合力,保障了官渡区法院在受理案件数量逐年大幅增加的形势下,执行工作仍取得了较大成效。两年来,该院执行案件的收、结案数均位居全省前列。数据显示,2017年以来,该院执行案件总数达5785件,结案2518件,实际执结率为46.94%,执行到位8.16亿元。

  今年拘留“老赖”60人

  李某是一起雇员受害案件的被执行人,他在昆明市阿拉村有一栋别墅,长期出租,但他却一直躲避执行,官渡区法院法官曾3次前往执行均未果。

  为找到李某,法官以租房为由,约其在家中见面,当晚,该院组织40名干警进入阿拉村,在遭到李某亲属及村民的围攻、威胁和阻碍的情况下,强制拘留了李某及其亲属。第2天上午,李某的亲属将全部执行款11万余元交到法院,案件执行完毕。

  今年4月,该院申请布控的一名被执行人曾某突然出现在禄劝县的一家酒店,执行局承办法官马上与禄劝县法院执行局联系,请求协助,禄劝县法院干警迅速赶到酒店将曾某控制,在将曾某带回并宣布拘留决定后,曾某于当天下午将60余万元欠款交至该院,案件顺利执行完毕。

  据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副局长姚琼芳介绍,最多的一天是从不同执行现场带回10名老赖,对其中6人进行了训诫,拘留了4人。连续两年,该院拘留的人数居全省法院首位。在今年的全省执行工作会议上,省高院执行局局长吕召对该院的做法予以肯定。今年以来,该院继续加大司法惩处力度,截至目前,已拘留违法人员60人,同时,根据今年初的安排,凡是符合法定拘留条件而又下落不明的,要求执行员一律申请布控,到8月底,该院共对100余名被执行人申请进行了布控,已抓获7人。

  “没有强制手段和处罚措施作为后盾,执行工作的顺利开展将受到严重影响,执行工作强制性的特点得不到体现,法院的司法权威也将面临挑战。”周栋说,下一步,该院还将继续加大司法处罚力度,以强制促执行。

  用足处罚措施

  周栋介绍,近年来,协助义务人、案外人无视法律义务,拒不履行协助义务或者为法院执行制造障碍,损害当事人的合法权益,损害司法权威的现象十分突出。按照惯例,每年底是各城中村村民小组分红的时间,部分村民小组负责人在该院送达协助执行通知书时拒不配合、拒绝签收,拒绝协助扣留被执行人分红款,甚至威胁、围攻执行干警,造成款项流失,法律文书形同虚设。

  2015年初,该院获悉六甲街道某村将发放分红款,遂打电话提醒村民小组长李某将被执行人邓某名下的款项予以扣留。但李某却口出狂言,公然辱骂执行法官,并擅自将款项发放。2015年春节前一天,该院执行干警前往六甲街道办事处,对正在开会的李某进行拘传,限令其于当日将款项悉数追回并罚款2万元,否则将对其实施司法拘留。李某于当天下午将发放的近4万元款项及2万元罚款交至该院。

  2016年,重庆市垫江县房管局在接到官渡区法院协助查封房屋的法律文书后,回函称该房屋未登记在被执行人名下,无法协助。后经该院查实,房屋所有权人正是被执行人,且早已办理了产权登记,在充分取证后,该院对垫江县房管局处以罚款10万元的处罚。

  今年,安宁市住建局在该院多次对将要进行拍卖的房屋信息进行查询时,不提供该房屋的完整信息,致使法院在该房屋存在抵押、且抵押金额远远大于评估价的情况下拍卖目的不能实现,在拍卖后无法过户的情况下,对房屋进行了拍卖并成交,最终造成买受人、申请人及拍卖公司经济损失,该院依照法律规定,对该局罚款20万元。

  去年,该院要求官渡区一街道办事处协助扣留被执行人的拆迁补偿款100余万元,该办事处在接到相关法律文书后,擅自将款项发放给了被执行人,被执行人领款后下落不明,款项无法追回。今年初,该院向街道办事处送达《限期追回款项通知书》,一直没有收到回复。3月份,该院从该办事处账户上强行扣划了130万元至该院执行专户。

  “凡是拒不履行协助义务的行为,无论是村民小组还是国家机关,该院都将依法处罚,决不手软。通过一系列的惩处,极大震慑了相关负有协助义务的案外人,使司法权威得以维护,当事人的权益得到保障。”周栋说。

  严打拒执犯罪

  2016年,官渡区法院在充分取证后又向公安机关移送了被执行人徐某拒执案,被执行人在获得房屋拆迁款100余万元后,将款项转移,致使其在该院的两起执行案件无法执行,该院几次决定对其进行拘留,但因徐某血压较高,一直未执行。被执行人因此变本加厉,态度恶劣,多次捏造事实,诬告该院违法违规执行。2016年底,在公安机关立案侦查并对徐某采取强制措施后,徐某将执行款40余万元打到官渡区法院账户。在今年5月份开展的“迅雷”行动期间,该院公开开庭审理此案,并当庭判处徐某有期徒刑二年零六个月。该院也成为昆明市连续两年都有拒执案件立案侦查、公诉和审判的法院。

  周栋介绍,打击拒执犯罪,是对被执行人最严厉的司法处罚。过去拒执犯罪得不到应有的惩处,究其原因,一是执行干警对追究被执行人刑事责任的意识不强;二是取证存在瑕疵,最重要的是检察、公安机关对追究拒执罪的积极性不高,对法律适用存在重大分歧。

  针对上述情况,2015年以来,官渡区法院多次有针对性地召开局务会,特别邀请刑庭法官参与,对拒执犯罪构成要件、法律规定、取证要求进行深入学习和交流,逐步培养执行干警在拒执罪方面养成追责意识。2015年下半年,由该院执行局领导出面,邀请官渡区公安分局法制大队长、官渡区检察院侦监科科长对该院拒执案件查处进行了专题研讨,对此前存在较大分歧的管辖权和犯罪构成最终达成共识,部门间共同探讨、紧密配合,严打拒执犯罪。

  借助技术手段查找被执行人

  查找被执行人一直是执行工作中的难题之一,随着城市化的发展和人员流动性加大,很多案件在诉讼阶段就无法找到被告,进入执行阶段后,被执行人已将财产转移,案件执行因此受阻,法院在查找被执行人方面条件有限。近两年来,官渡区法院积极与侦查机关协调,在利用技术手段查找被执行人方面进行了大胆尝试。

  2015年底,该院接到公安机关反馈,被执行人郭某出现在广福路,执行干警与公安机关保持联络,一路追踪郭某到官渡古镇的一家酒店,当场将郭某抓获,案款100余万元得以执行完毕。

  另一起执行案件的被执行人陈某,在2006年因合伙纠纷被法院判决支付3名原告40余万元,被执行人在领取房屋补偿款42万元后下落不明,10年来,3名年逾八旬的申请人多次向有关部门反映案件执行情况。2016年初,在接到反映后,该院派专人对被执行人下落进行调查,但其居住地在10年前就已拆迁,根本无法找到执行线索,案件执行陷入僵局。

  一个偶然的机会,法官得到被执行人的手机号码,法官便以房管局工作人员身份打电话确认是被执行人本人后,及时与公安机关联系请求协助。4月中旬的一天,该院接到反馈称被执行人陈某出现在世纪城小区,执行干警迅速出发。到达目的地后,干警向小区保安确认了被执行人和所驾车辆信息,执行干警打通被执行人的电话,称其车辆被擦碰,要求协商处理。5分钟后,被执行人陈某出现在了执行干警面前,陈某当场被拘留。在拘留期间,其家属与3名申请执行人达成协议,付清了全部执行款。

  执行案件繁简分流

  在坚持强制手段的同时,官渡区法院还在探索和思考执行工作的新方法和新路子。今年8月份,该院开始推行执行案件繁简分流、分段执行,并制定了实施意见。要求内勤进行第一次分流,对于行为执行和足额保全银行账户的案件直接分流给执行实施组执行或发还,其它案件全部进入执行指挥中心进行查控,视查控经过决定是否进行第二次分流,并将查控结果书面反馈给申请执行人,每次分流只有一个指导原则,就是到执行实施组的案件,全部是有财产可供执行或者有执行条件的案件,对于经查控后无财产或者执行不能的案件,不再进行分流,由指挥中心依法进行终止,并定期对其财产进行查询。

  要求执行员严格按照执行系统的要求,将节点信息全部、及时录入,同时公布执行案件进展查询电话,指派一名内勤负责接听并将案件执行进展及时反馈给当事人,逐步公开执行信息,与此同时,与司法行政部门积极开展探索,研究从被动公开到主动推送执行信息的可能性。

  探索执行警务工作

  今年4月19日,官渡区法院在昆明市率先挂牌成立昆明市官渡区法院司法警察大队执行警务中队,由官渡区法院司法警察大队抽调8名司法警察(含协警)到执行局工作。执行警务中队的司法警察主要负责执行安全保卫工作,配合执行法官、执行员送达司法文书,调查被执行财产,搜查被执行财产以及强制执行被执行人履行法律文书指定行为等强制执行措施,实施对被执行人的拘传、限制出境等民事强制措施;完成执行现场警戒任务,处置执行突发事件,完成法官、执行员交办的其他执行实施行为。

  执行警务中队实行夜间值班及备勤制度,遇突发性的需对被执行人人身采取强制措施或对财产采取紧急执行措施等情形,值班警员能够及时出警,做到“有警必接”“有警必出”。

  从2015年1月开始,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局长、执行员的办公电话、手机号码全部在诉讼服务中心、立案庭、执行局办公区域醒目位置进行公开,要求全体执行员24小时开机并及时接听电话,方便当事人反映执行问题、提供执行线索。以局长为例,最多的时候一天可以接到100多个电话。

  去年的一天晚上,有申请执行人打通周栋的电话,称他发现居住在书香门第小区的被执行人家中有亮光,其可能在家。执行法官立即带领值班法警赶到现场,在保安的配合下将逃避执行的被执行人控制并拘留,次日,其家属就将执行款交到了法院。

  今年8月初的一个星期六,当事人给该院法官打电话反映,一名曲靖的被执行人来到了昆明,当时该案承办人正在外地出差,官渡区法院执行局领导就指派值班法警和备勤法警出动,最终在滇池路将被执行人所驾车辆逼停,被执行人当天履行了20万元欠款,并就尾款80万元的履行与申请执行人达成了协议。

  “如果没有执行警务做保障,没有建立执行警察值班备勤制度,没有畅通当事人与执行法官的沟通联系渠道,有的案件可能就难以执行。”周栋说。

  集中执行 扩大宣传

  今年上半年,官渡区法院在执行系列劳动争议案件中,法官获悉该公司失联的法定代表人李某将在一酒店出席会议并发言,该院提前派执行员前往酒店进行确认。会议当天,20余名执行干警赶赴现场,准备将老赖带回,但坐在主席台上的被执行人在几分钟时间里就消失了。执行干警迅速调取监控录像,发现李某在5分钟前从会场后门溜走了。执行干警当即与李某联系,要求其马上到法院履行义务并告知其法律后果。李某的委托人于当天下午将36件劳动争议案的执行款近40万元交到了法院。

  一直以来,集中执行、抓住重要节点开展统一执行都是官渡区法院执行工作的特点和亮点。

  2015年,该院开展了春节前疑难、复杂案件执行,集中力量对30余件“骨头案”进行强制执行。

  2016年,该院在开展的涉金融案件集中行动中,对60余件贷款案件进行强制执行,仅3天时间就查封、冻结、扣押财产超过1000万元。今年3月底,该院在各大媒体发布《执行公告》。公告期满后,该院组织干警40余人对近100件案件开展了集中执行。

  “在执行工作中,我们要求在重大、敏感案件执行过程中必须有新闻媒体跟踪报道,有特点和有代表性的案件要制作简报、微信。目的是让当事人和全社会了解并理解执行工作,同时也可以监督、规范执行行为。”周栋说,官渡区法院的执行工作虽然取得了一些成绩,但还面临巨大的挑战和困难。“虽然困难重重,但我们相信,在上级法院和院党组领导的关心支持下,在全体执行干警的共同努力下,基本解决‘执行难’的工作目标一定能够实现。”周栋说。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