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政法法务 >> 政法网群 >> 天平之光 >> 云南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9月08日 09:37:41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马瑜:专攻“骨头案”的执行能手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吴怡
标签:

□ 记者 吴怡

  第一次见到马瑜时,他身上蹭的机油还没洗,这是马瑜帮申请人执行对方的一台挖掘机时留下的。风趣幽默、质朴干练,心中有大义是记者对马瑜的第一印象。

  2000年,马瑜从景洪市法院执行局调至昆明市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工作,度过了32年的法官生涯,现在的马瑜虽已年过五旬,但在官渡区法院,马瑜却以“多、快、好、勤”著称,他每年平均受理执行案件300余件,创下了执结案件数全院第一的好成绩。马瑜多次荣获省市区级“办案能手”“先进工作者”“综合治理先进个人”“优秀公务员”等荣誉称号。

  会“说谎”的马法官

  2014年9月的一天下午,马瑜接到一个电话,是申请执行人的代理人打来的,称发现了被执行人李某的几台挖掘机停在宾川县附近的山上。

  挂了电话,马瑜的心情久久不能平静,因为这个案子他已经跟了好几年,案件判决后,官渡区法院发现被执行人李某名下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其本人也消失无踪。

  当晚,马瑜就和3名同事赶到宾川县,当得知被执行人李某在一家餐馆喝酒后,马瑜和法官文永、李海坤等人商量,如果以法官身份出现的话,势必让李某警觉,他很有可能会将挖掘机转移。于是,马瑜急中生智,决定临时扮演挖机修理工和李某周旋了起来。

  在离宾川县城30多公里的一座山上,李某携同马瑜等人找到了待修的挖掘机。此时,尾随其后的文永等人出现,亮明身份要求查封挖掘机,李某恍然大悟,开始耍起赖来,在言语威胁法官之后还打电话叫来了一群人将马瑜等人围了起来。

  马瑜见形势不对,便站了出来,将李某拉到一边,开始做李某的思想工作。同时,其他的法官联系了一辆货车来拉挖掘机。

  当他们把挖掘机装载好准备下山时,才发现下山的惟一道路被李某叫去的人堵住了。夜越来越深,马瑜一行人和李某一直僵持着。凌晨2时,山上的气温迅速下降,马瑜等人冷得瑟瑟发抖,但他们始终没有放弃,不停地给围堵他们的人释法说理,围堵的人最终散去,马瑜等人才将挖掘机运走。

  第二天5时,天还没亮,在拉挖掘机经过的路段就出现了一队工人,他们扛着锄头铲子,在沿途清理排水沟。原来,细心的马瑜发现,在运挖掘机下山时,由于车辆碾压,导致泥土埋了村民的排水沟。“在农忙时节,排水沟对村民来说很重要,不能为了执行损害了群众的利益。”马瑜说。

  婚礼上的执行

  2015年的一天,马瑜和几名法官出现在一场婚礼上,他们并不是去参加婚礼的,而是准备到婚礼现场抓“老赖”的。

  事情得从20年前说起。当时,作为朋友的原告借给被告8万元钱,但到了还款日期,被告却迟迟不来还款,原告起诉后,法院判令被告还钱给原告,被告却失踪了。

  “在那些年,法院的技术手段欠缺,被执行人如果换了地址电话,法院基本只能等有人举报后才能查找到。”马瑜说,20年来,当时承办该案的法官已经退休,卷宗都已发黄,接手该案的法官多次查找被告名下的财产都落了空。

  当天晚上,马瑜接到了官渡区法院执行局局长的电话,称该名被告终于出现了,举报他的正是原告,原、被告在共同好友孩子的婚礼上撞见了。

  马瑜带领执行团队迅速集结在了酒店门口。考虑到这是新人的婚礼,不能大张旗鼓地抓人,于是,马瑜等人设法将被告约到了酒店大堂,在亮明身份后,被执行人极不配合,对法官大打出手,被马瑜等人当场制服。

  回到官渡区法院已经是22时,被执行人多次表示他没钱,这些年来过得相当“凄苦”。但当他掏出一包“大重九”香烟时,马瑜当场识破了他的谎言,“过得‘凄苦’怎么还抽那么贵的烟?”马瑜开始和被执行人斗智斗勇,当马瑜表示自己有权拘留他时,被执行人当场表示愿意还账。而此时,经过20多年的时间,8万元连本带息一共滚到了22万余元。

  0时,被执行人将钱转到了马瑜指定的账户上,这桩20年前的旧案在5个小时内结了案。

  “难缠”的老马

  文永,是马瑜10多年的老搭档,执行案件都是他们相互配合。提起马瑜,文永对其赞不绝口,除了业务能力强,顾全大局之外,“会骂人”“难缠”是文永对马瑜印象最深的性格特点。

  多年来,文永和马瑜搭档攻下了很多“硬骨头”案,也遇到了很多难缠的当事人,但是再怎么难缠,马瑜都有办法将其攻克。

  去年,两人共同执行一起劳务纠纷案件。被执行人昆明驰飞扬建筑劳务分包公司(以下简称驰飞扬公司)被判赔30余万元给郝某。判决生效后,驰飞扬公司不仅换了办公场所,账户里也查不到一分钱,好在该公司法定代表人黄某的电话号码一直没变,于是,马瑜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给黄某打电话,对其违法行为进行严厉斥责,连续“骂”了两个星期,黄某终于到法院履行了赔偿义务。

  法官开展执行工作,得不到被执行人的谅解是正常的,但得不到申请执行人的理解也是常有的事。

  在多年前的一件案件中,判决生效后,马瑜和文永查询了被执行人的实际情况,发现他根本没有可供执行的财产,但如果让被执行人通过打工赚钱,分期还款的话,15万元的赔偿金还有可能还得清。于是,他们通知双方到法院协商,但被执行人听完这一方案后,立即质问马瑜:“你到底吃了多少钱,赶紧吐出来,你相不相信我叫人来砍了你。”

  面对这样的威胁,马瑜丝毫没有示弱。最终,双方达成了还款协议。

  其实,这样的威胁对于马瑜来说已经是家常便饭。“很多群众的法律意识不高,认为判决生效就可以拿到钱,但实际上这会受到很多因素的影响,比如说有没有财产可供执行,有些人甚至打电话给法官要求法院还钱。”每当出现这样的情况,马瑜都会耐心对当事人说理释法。

  “当事人拿到钱 比我自己拿到钱还高兴”

  为了做好执行工作,马瑜每天上班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查询一遍银行发来的回执。“在被我们监控的账户里,一旦有款项进来,有时几分钟内就被转移走了,如果发现不及时是追不回来的。”

  前不久,马瑜就遇到了这样的事,好在发现及时,原本已成为“死案”的款项竟然追了回来。

  当事人王某将多年积攒下来的50万元借给了一家小额贷款公司,不久,王某发现自己被骗了,这家公司的办公场所在一夜之间被搬空了。意识到50万元打了水漂,王某随即报警、起诉。几个月以来,承办法官马瑜不断查询该公司的账户都没有资金,渐渐地,王某已经死了心。

  可事情突然出现了转机,一天,马瑜在下班前检查银行的回执,突然发现该小额贷款公司的账户上出现了50万元,马瑜立刻打电话给银行,将该笔款项冻结。随后,他立即给王某打了电话,王某拿回了50万元。

  马瑜说,“看到当事人拿到钱,真的比我自己拿到钱还要高兴。”

  马瑜就是这样,在执行岗位上坚守了32年,信念从未动摇。2016年,马瑜荣获最高人民法院颁发的“荣誉天平奖章”。

  面对荣誉,马瑜从不自傲,他明白,荣誉背后是更多的责任。他坚信执法如山,作为法官,要用热情和责任托起法律尊严;要用正气和耐心呵护一方和谐安宁。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