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教练试图利用作弊工具助学员通过考试 检察官:其行为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
2019年09月09日 09:11:53  作者:张叶荷  俞如宇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上海市青浦区某驾校教练利用作弊工具——“黑色毛衣”试图为学员通过驾驶证科目一理论考试。孰料,考试当日,两名考生刚进安检门,警报器就“哔哔”作响,民警当场将二人查获,并依法扣押作弊工具。

  8月15日,青浦区人民检察院以组织考试作弊罪对驾校教练王某、杨某、曹某、林某提起公诉。8月29日,法院对该案依法作出判决,王某被判处有期徒刑七个月,并处罚金2000元;杨某、曹某和林某被判处拘役六个月,并处罚金1000元。其中,林某因犯前罪掩饰、隐瞒犯罪所得而数罪并罚,最终执行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2.1万元。
 
  案情

  黑色毛衣  暗藏玄机
 
  “老曹,我这里有个学员不识字,他想花钱‘买出来’,你有办法吗?”
 
  “没问题,包在我身上。”
 
  今年1月,驾校教练曹某接到同事林某打来的电话后,自信地打起了包票。
 
  曹某的自信源于他前几天在驾校附近看到的一张小广告,上面写着“理论考包过,通过再给钱”。于是,曹某拨通了小广告上的电话。电话那头的男子自称姓王,开价3500元一人。
 
  随后,曹某给自己加码了1000元的好处费,以4500元的价格报给了林某。林某遂向自己的“文盲”学员岳某收取了4800元的“包过费”。同为驾校教练的杨某也带着自己的一个“文盲”学员搭上了这辆“顺风车”。
 
  提供作弊工具的王某提出,进入考场前要先对两名学员进行“培训”。于是,曹某与王某约定,考试当日7时带两名学员在驾校的停车场碰头。
 
  到了约定的时间,曹某与两名学员来到驾校停车场,王某从车上拿出了作弊工具——两件藏有针孔摄像头的黑色毛衣。
 
  介绍完作弊工具后,王某开始对学员进行“培训”。他告诉学员,开始考试后,自己会通过固定在学员胸前的针孔摄像头看到考题,学员要先将耳机带上,他会把正确答案通过耳机告诉学员。如此一来,即使是大字不识一个的“文盲”,也能顺利通过考试。
 
  谁知,王某的作弊装置竟连考场入口的安检装置都无法“骗过”。考试当日9时,两名学员通过考场入口的安检仪器时,突然警报声响起,慌乱的两名学员立刻供出了等候在考场外的王某。
 
  案发后,驾校教练曹某、林某和杨某也相继到案。
 
  杨某还供述,此前另一名学员参加科目一考试时,他也是花1500元找了黄牛。而林某则表示,之前其驾校边上有一家名为“驾考理论考试培训”的小店,交1800元“学费”就能过理论考。后因驾校基地拆迁,林某和店主失去了联系,这才找到了曹某。
 
  虽然此犯罪事实是由被告人亲口供述,但因时间久远,证据不可查证,秉持程序正义,检察机关在起诉阶段对此作不认定处理。
 
  释法

  国家考试  作弊入刑
 
  承办该案的检察官认定,王某等4人在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中组织作弊,其行为均已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被告人王某、杨某、曹某犯罪以后自动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为自首,依法可以从轻处罚。
 
  “国家考试”一般是指由国家机关设立的、由国家法定机关组织实施的,为达到特定国家目的而进行的考试,驾驶人考试由公安机关组织实施,属于“国家考试”的范围。
 
  凡是法律规定的国家考试,只要存在组织考试作弊的客观行为,无论是否在组织作弊的过程中获利,都将构成组织考试作弊罪。该案中,虽是学员主动提出要在考试中作弊,但教练只要参与了作弊过程,都会追究其刑事责任。此外,该案中的两名作弊考生虽然构不成刑事犯罪,但根据相关法律规定:申请人在考试过程中有贿赂、舞弊行为的,取消考试资格,已经通过考试的其他科目成绩无效;申请人在一年内不得再次申领机动车驾驶证。
 
  张叶荷 俞如宇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