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手术导致伤残 患者获赔70万 律师: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以存在过错为前提
2019年08月05日 09:41:07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杨某腹痛到医院治疗,医生称其胆总管下有赘生物,需手术,杨某遂进行“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没想到,杨某术后切口处出现黑色渗液,经诊断为肠瘘,同时还出现感染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等症状,经鉴定为5级及8级伤残。反复治疗一年多无果,杨某将医院告到法院,要求赔偿。

  案情

  一场手术导致伤残
 
  杨某因上腹部反复疼痛2个月,到临沧市临翔区某医院住院治疗。疼痛减轻出院后半个月,其上腹部再次疼痛,又到临沧市某医院治疗,入院诊断为胆总管结石。
 
  住院期间,医生经胆道镜探查发现杨某胆总管下段有一隆起型赘生物,胆道镜下无法辨别良性还是恶性,需开腹手术。
 
  征得家属同意后,医院为杨某进行“胰十二指肠切除术”。术后,杨某右侧腹腔引流袋有黑色液体流出,还伴随腹部间歇性刺痛,医院诊断为“小肠痿”。虽进行了抗感染、抑酸、抑酶、肠内外营养等治疗,但杨某腹壁肠瘘始终无缓解,饮食后切口处都会出现肠瘘物质,医院也找不到好的治疗办法。
 
  无奈之下,杨某转至昆明某医院治疗,但因无力支付高昂医疗费,只能出院返回临沧。
 
  此后,杨某病情一直未好转,再次至昆明某医院就诊,入院诊断为多发性肠变、感染中毒性休克、多脏器功能衰竭、胸腔积液。医院请外院专家对杨某进行了“多发肠瘘切除、肠切除吻合、胃结肠修补、腹壁重建术”,术后杨某出院。
 
  经昆明某司法鉴定中心鉴定,杨某的伤残程度为5级。杨某认为,医院在为其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未尽相应注意义务,误诊误治其病情,最终导致病情不断加重、恶化,给其造成严重的身体损害及精神痛苦,同时也给家属造成巨大的经济负担和极大精神压力。
 
  为维护权益,杨某将为自己治疗过的3家医院告到昆明市五华区人民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护理费、住院伙食补助费、残疾赔偿金、后期治疗费等133万余元。
 
  临翔区某医院辩称,医院对杨某的治疗均严格按照相关诊疗标准进行,不存在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临沧市某医院辩称,手术前,医院对可能出现的风险已履行充分告知义务,手术方案经过充分讨论,手术是在告知杨某及家属后实施的。医疗鉴定报告未能反映客观情况,不能证明医院存在过错,医院诊疗措施符合诊疗规范,没有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杨某主张的医疗费应扣除医保统筹部分。
 
  昆明某医院辩称,杨某入院时病情复杂危重,该院医护人员进行了积极治疗,并根据患者病情变化及时调整治疗方案,医院为杨某提供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行为规范,无过错,不应承担赔偿责任。
 
  判决

  有过错医院担责75%
 
  临沧市某医院不认可杨某的鉴定结果,申请另行鉴定。为充分保障当事人诉讼权利,法院依法委托云南某司法鉴定中心对杨某的伤残等级、后期医疗费另行评估鉴定,鉴定结论为:杨某胰十二指肠切除术后属5级伤残,术后肠瘘行部分肠切除术后属8级伤残。
 
  诉讼过程中,法院依法委托司法鉴定中心对3被告在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是否存在过错,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是否存在因果关系,若存在因果关系,被告参与度(责任比例)各为多少进行鉴定。
 
  鉴定结论为:临沧市某医院对杨某提供医疗服务过程中存在过错,过错与被鉴定人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过错参与度建议为75%左右;昆明某医院和临翔区某医院对被鉴定人杨某的诊疗行为符合医疗规范。
 
  法院审理后认为,鉴定报告指出,在原告体格检查、肿瘤标志物检查未见异常,影像学检查未提示存在肿瘤,胆道镜发现赘生物,开腹后对其性质判断不清,大范围器官切除手术指征不明确的情况下,临沧市某医院行胃、胰、十二指肠切除术评估不足。
 
  结合术后病理检查报告未见肿瘤的结果,临沧市某医院存在过错,且该过错与原告术后感染、肠瘘、多脏器功能衰竭损害后果之间存在直接因果关系。
 
  据此,法院认定临沧市某医院并未尽到审慎注意义务,未尽到与自身医疗水平相当的诊疗义务,在对杨某提供医疗服务的过程中存在过错,应承担赔偿责任。
 
  结合鉴定报告中医方的过错参与度及全案案情,法院确定由临沧市某医院对原告的经济损失承担75%赔偿责任。被告昆明某医院、临翔区某医院对杨某提供的诊疗服务行为符合医疗规范,不存在过错,不承担赔偿责任。
 
  法院确认杨某各项经济损失为93.03万元,判决被告临沧市某医院赔偿杨某70余万元,支付精神抚慰金4万元。
 
  释法

  维权前要对诊疗行为作鉴定
 
  云南天外天律师事务所律师李军表示,《侵权责任法》规定,患者在诊疗过程中受到损害,医疗机构及医务人员有过错的,由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
 
  在案件分析过程中,律师就发现,临沧市某医院所进行的手术并没有明确的手术指征,也就是说,手术没有做的必要性。
 
  在之后的诉讼过程中,司法鉴定最终确定了医院的诊疗行为过错,以及过错与损害后果之间的因果关系,法院最终判决医院承担70余万元的赔偿。
 
  律师建议,医疗机构承担赔偿责任以存在过错为前提,而医疗案件的诉讼维权成本高,因此,患者在维权之前要对医院的诊疗行为进行评估、鉴定,从而降低诉讼风险。如走司法程序,患者必须要找专业的医疗律师进行处理。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