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重金赴美代孕求子失败 女子以"不合法"为由诉请返还中介费获支持
2019年07月11日 10:45:30  作者:王川  贺天牧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婚后20余年没孩子的梅某,被朋友的代孕服务“吊起胃口”。在支付了27.57万余元人民币中介服务费和10万美元代孕服务费后,她却被告知代孕失败。近日,梅某以有偿代孕不合法为由,将某医疗中介公司和朋友闵某诉至上海市普陀区人民法院,请求返还中介服务费27.57万余元。法院经审理后支持了她的诉讼请求。

 
  案情

  朋友推荐“赴美代孕”失败
 
  在一次聚会中,梅某认识了自称在一家医疗中介公司从事赴美代孕业务的闵某。婚后20余年没有孩子的梅某对此非常感兴趣。
 
  自费和丈夫进行了生殖功能及疾病排查体检后,梅某将体检报告交闵某转予美国某代孕机构。该机构专家对梅某夫妇的体检指标进行评估,结果为梅某的卵巢功能良好,一次取卵成功率较高。
 
  马上,梅某就胚胎移植、代孕等事宜,与闵某及该医疗中介公司签订服务合同、合同书各一份,约定该医疗中介公司及美国某代孕机构为梅某提供代孕服务。
 
  合同书约定,梅某向美国某代孕机构支付代孕服务费19.98万美元;服务合同约定,梅某向医疗中介公司支付中介服务费人民币27.57万余元。合同签好后,梅某支付了10万美元和27.57万余元人民币。
 
  不久,梅某夫妇赶往洛杉矶,代孕机构从梅某体中取出卵子12颗,并培育出5个受精卵,但经检验均不合格,代孕机构告知梅某该次培育失败。梅某觉得这与之前和闵某在缔约磋商时所称“卵子很理想”的说法完全不相符,遂要求退款,但双方没有达成一致意见。
 
  梅某认为,有偿代孕是中国法律明令禁止的,某医疗中介公司以其营业执照登记范围之外的“有偿赴美代孕”为主业;美国某代孕机构作为外国企业,未经中国审批机关批准、主管机关登记,以上海等地接待处的名义开展经营业务,并与医疗中介公司在形式上采用拆分方式,分别签订服务合同、合同书,两份合同均应该属于无效。
 
  判决

  法律禁止 合同无效 支持赔偿
 
  梅某遂将该医疗中介公司和闵某诉至法院,要求法院确认服务合同无效,并要求医疗中介公司返还代孕服务费人民币27.57万余元及交通费、住宿费3万余元及其他因此产生的各项损失。
 
  某医疗中介公司表示,自己不经营代孕业务,只是帮助有意向至美国接受代孕服务的国内客户进行对接,并提供其他服务,同时收取相应费用。具体的医疗服务是客户与该代孕机构之间的约定,医疗中介公司对服务合同中约定的义务均已履行完毕,不同意退款。
 
  法院经审理后认为,某医疗中介公司在明知代孕不合法的情况下,与梅某签订服务合同,不属于合法行为,所以法院确认该服务合同为无效合同,判决中介公司返还梅某中介服务费27.57万余元。
 
  释法

  明知代孕不合法 损失自承担
 
  该案主审法官陈晓伦认为,梅某因赴美代孕与美国某代孕机构签订合同书,而代孕行为为我国目前法律所禁止,所以应认定梅某与美国某代孕机构签订的代孕合同书无效。
 
  无效合同自始无效,所以,对梅某要求某医疗中介公司返还中介服务费的诉请,法院予以支持。
 
  至于梅某主张的服务费利息损失、因赴美代孕及诉讼产生的各项损失,法院认为,基于服务合同中载明代孕在国内未被许可,梅某对于代孕行为不合法系明知,在合同无效、双方均有过错的情况下,各自损失应由各自承担。
 
  所以,对于梅某要求某医疗中介公司支付交通费、住宿费及相关损失等诉请,法院不予支持。
 
  王川 贺天牧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