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25岁女孩讨要3960万元债权被驳回 法院:系“套路贷”
2019年07月10日 09:53:17  作者:谭君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一名90后女孩肖某向湖南省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称,她在1个多月时间内,分5次借给一家公司3960万元,要求法院判决对方还钱。然而,经过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二审以及最高人民法院的再审,三级法院均不认可肖某的债权,驳回了她的诉请,并由她承担数十万元的诉讼费。

  日前,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披露,这是一起使用制造资金走账流水等虚假给付事实、垒高借款金额等“套路贷”手法,意图将高利贷等非法利益合法化的案件。

  原告:爸爸叫我在借款合同上签字

  法院审理查明,第三人李某光与被告湖南龙峰房地产开发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龙峰公司)有多笔借款往来,方式为借本付息,利息通常为月息4%,李某光收取了部分利息。

  因龙峰公司无力还款,龙峰公司与原告肖某签订借款日期为2015年10月20日、21日、23日、28日、11月16日的5份借款合同,约定肖某出借金额分别为600万元、600万元、600万元、460万元、1700万元,共计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借款期限均为6个月,月利率2%。时任龙峰公司负责人的被告胡某芳作为连带责任保证人在合同上签名,肖某签名处加盖了第三人岳阳市景祥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景祥公司)公章。

  在5份借款合同落款日期的同日,李某光的账户分多笔转入肖某账户共计3960万元,款项汇入的时间、数额与5份借款合同约定一致。肖某随即将收到的款项按照5份合同约定的数额转入龙峰公司账户,龙峰公司出具收据。每笔款项到账当日,龙峰公司随即将款项又转入李某光的账户上,总数额同样为3960万元。

  在签订5份借款合同的同日,龙峰公司与景祥公司签订中介协议书,协议书约定肖某系景祥公司牵线搭桥获得的民间借贷信息客户,龙峰公司保证按借款总金额的2.5%每月28日前向景祥公司付清下一月度咨询服务费,以此类推,期限届满之日付清中介服务费。龙峰公司以车位、商品房方式支付的中介费、利息,截至2016年4月30日共计约1060万元均由李某光经手接收。

  2016年4月10日,龙峰公司召开股东会,会议通过了关于偿还李某光欠款的股东会议决议。

  之后,李某光在股东会议上签署:同意以上方案领原件一份,如(应为任)何一方违约可在人民法院起诉。

  肖某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不清楚借款给龙峰公司是否收取利息,是她爸爸叫她在借款合同上签的字,她个人没有资金在里面,也没有收取利息,也不清楚景祥公司的情况。

  李某光在二审庭审中陈述,共借给龙峰公司1.12亿余元,借款到期未还催讨时,龙峰公司要他在外面借款。2015年10月,他帮龙峰公司通过景祥公司找肖某借款后归还给他,和龙峰公司之间的债权债务仅剩700余万元未结清。

  法院:欠款事实不存在

  法院经审理认为,此案的争议问题是:肖某与龙峰公司是否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以及本息数额。

  此案中,尽管肖某提供了与龙峰公司的借款合同、汇款凭证、借条等,能够证明其账户转款3960万元给龙峰公司以及与龙峰公司之间签订了借款合同等事实。然而从款项的来源和去向来看,龙峰公司提供的证据显示,肖某账户中汇给龙峰公司的3960万元来自李某光的账户。而龙峰公司账户到账当日,又有款项转入李某光的账户上,总数额同样为3960万元。在案证据还显示,龙峰公司与李某光之间存在上亿元的债权债务关系。

  从借款数额来看,肖某出借数额特别巨大,出借时年龄不满25周岁,已明显超出其经济能力。从借款原因来看,肖某在一审庭审中称受其父亲安排在借款合同上签字,不能合理说明借款给龙峰公司的原因。从该笔款项的利息和中介费支付情况来看,肖某在一审庭审中陈述不知道是否收取利息,景祥公司虽然

  一审庭审中陈述收到了中介费,但龙峰公司提供的支付凭证等实物证据显示,该笔款项的利息和中介费接收均由李某光经手领取。

  综合上述情形,不能完全排除李某光以肖某的名义与龙峰公司签订借款合同,意图掩盖与龙峰公司之间高额利息借款的可能。

  法院经审查并结合相关事实,认为待证事实真伪不明的,应当认定该事实不存在。经审查龙峰公司提供的证据,结合此案借款数额、借款原因、借款利息和中介费的收取、款项来源和去向等情形,认为肖某主张其与龙峰公司之间存在借款的事实真伪不明,故只能认定肖某主张的龙峰公司欠其3960万元的事实不存在。

  岳阳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驳回肖某诉讼请求。肖某不服提起上诉,二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驳回上诉。之后,肖某向最高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最高人民法院经审理后裁定,驳回再审申请。

  评析:“套路贷”手法谋取高利贷利益

  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审委会专职委员介绍,肖某案属于使用制造资金走账流水等虚假给付事实、垒高借款金额等“套路贷”手法,意图将高利贷等非法利益合法化的案件。

  该案审判时,《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公安部、司法部关于办理“套路贷”刑事案件若干问题的意见》《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虚假诉讼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尚未出台,民事法官对“套路贷”常见的表现形式和“单方欺诈”型虚假诉讼尚无系统认识。然而,在未能查实案件涉“套路贷”、虚假诉讼的情况下,二审法院是依照民事诉讼法及其司法解释中举证证明责任分配以及证明标准规定进行判决的。

  该专职委员介绍,此案的一个裁判要旨是,“名义上的债权人(原告)明显不具备出借能力,人民法院应严格审查,依职权调查收集当事人和其他诉讼参加人在不同法院之间的涉诉信息以及其他证据,以查明是否存在真实的债权债务关系。”

  谭君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