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狭路相逢不相让 引发斗殴致人伤 法院判打人者承担40%赔偿责任
2018年11月07日 09:53:11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两年前的一天,骑着三轮摩托车的祝某与推着小板车的金某在村里的路上相遇,道路狭窄,两人却谁也不愿礼让,发生争执。祝某心里憋气,回家后叫来亲戚去金某家讨说法,没想到双方情绪激动,竟引发了斗殴,祝某的亲戚秦某头部被打伤。随后,秦某到昆明市西山区人民法院起诉,请求法院判决打人者赔偿医疗费。

  案由

  狭路相逢引发冲突
 
  事发当日,祝某与金某在村路上相遇后,骑着三轮摩托车的祝某说是自己先过来的,让金某给他让路。推着小板车的金某则说自己拉的东西太多不方便,让祝某让路。双方争执了10余分钟,谁也不后退。最后,在村民的劝说下,祝某才不情愿地退了一步。
 
  当日21时许,回到家中的祝某越想越气,于是召集了家里的4名兄弟和亲戚来到金某家门口,大声喊叫金某的名字,要求金某就让路一事给个说法。看对方来势汹汹,金某也不甘示弱,叫了家里的亲戚出来“应战”。双方还没说上几句话,就情绪激动地发生了打斗。直到昆明市公安局西山分局明朗派出所民警接到报警后赶到现场,双方才停止打斗。
 
  第二天,祝某的亲戚秦某因打斗中头部受伤,被送到医院进行治疗,支付了医疗费236.45元。
 
  受伤后,秦某将金某家参与斗殴的7名亲戚及金某告到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护理费、营养费、交通费共3864.9元;支付精神抚慰金2000元。
 
  金某及7名被告称,双方之所以发生打斗,是因为祝某及其家人先到自家门口挑衅,激起了家里人的情绪,他们的行为属于正当防卫,请求法院依法驳回秦某的诉讼请求。
 
  判决

  伤人者承担40%医疗费
 
  法院经审理认为,根据《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1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根据明朗派出所的办案笔录,该案中,原告的人身损害是在与被告打斗的过程中产生的。根据原告的陈述,其受伤是金某用扳手对其击打所致。由于金某确实参与了打架,故法院对原告的上述主张予以采信,确认金某应当对原告的人身损害承担相应的赔偿责任。
 
  对原告要求7名被告承担赔偿责任的主张,法院认为,由于原告在庭审中已明确是金某打伤其头部,现亦无证据证明其余被告实施了侵害原告身体的行为,故法院对原告的该项诉讼请求不予支持。
 
  对于被告金某承担的责任大小,根据《侵权责任法》第24条的规定,受害人和行为人对损害的发生都没有过错的,可以根据实际情况,由双方分担损失。《侵权责任法》第26条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该案中,秦某是在其一家人与金某一家相互打斗中受伤,故秦某对于其人身损害也存在过错,可以依法减轻被告金某的民事责任。同时,由于是秦某及其家人主动找到金某家,从而引发两家打斗,结合双方的人数及伤情,法院确认对于原告的伤情,原告应承担主要责任,金某承担次要责任,故法院酌情判令由金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
 
  原告主张的医疗费236.45元,因有相应医疗费票据予以印证,故法院予以确认。原告主张的护理费、营养费,因没有医嘱证明原告受伤期间需要护理及加强营养,故法院不予支持。对于原告主张的精神损害抚慰金2000元,因原告对其损害存在过错,且此次损害未造成严重后果,故法院不予支持。
 
  综上,法院认定原告秦某因此次损害产生的医疗费、交通费、误工费共计353.46元,由金某承担40%的赔偿责任。最终,法院判决被告金某一次性赔偿原告秦某141.38元,驳回原告的其他诉讼请求。
 
  释法

  谁侵权谁担责
 
  上海海华永泰(昆明)律师事务所律师李承蔚表示,该案是一起由于民间纠纷发展至相互斗殴进而引发的民事侵权赔偿的案件。
 
  该案中,原告在斗殴中因被告的行为受到伤害,属于民事侵权行为,原告有权根据《侵权责任法》的规定向被告主张相应的民事责任。被告的行为侵犯了原告健康权,应当承担相应的侵权责任。根据侵权责任谁侵权谁担责的原则,该案中虽然有多人参与斗殴,但能直接证明侵害原告的仅金某一人,因此其余参与人员对原告所受伤害无需承担民事赔偿责任。
 
  根据《侵权责任法》规定,被侵权人对损害的发生也有过错的,可以减轻侵权人的责任。该案中,原告受伤并不仅仅因为被告存在过错,原告本身也存在过错。根据实际情况,原告方过错更大一些,应当承担主要责任,因此法院判决被告承担40%的责任。
 
  该案中,原告向被告主张由于身体受侵害后产生的医疗费、交通费及误工费,要结合医疗机构的意见或证明材料及相应票据等书面证据,在有证据支撑的合理限度内才能得到法院支持,否则,难以获得支持。
 
  本报记者 谢盛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互联网新闻信息服务许可证:53120170007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