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站搜索公告搜索
首页 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国内新闻 法治时评 
昆明  昭通  曲靖  玉溪  保山  楚雄  红河  文山  普洱   西双版纳  大理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当前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案 >> 内容阅读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分享到:
装货受伤致8级伤残 驾驶人起诉货主索赔19.7万
2018年02月12日 09:26:45  作者:谢盛梅  来源:云南法制报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信
关注云南法制报微博

□ 本报记者 谢盛梅

  货车驾驶人周某经人介绍为陈某运输货物,陈某将货物交由高某、高某某用吊车装车。装货期间,周某从货车上摔至地面受伤,经鉴定为8级伤残。赔偿问题协商无果,周某将陈某、高某和高某某诉至昆明市官渡区法院,要求赔偿医疗费、误工费、伤残赔偿金、后期治疗费、精神损害抚慰金等各项经济损失共19.7万元。

  案由

  装货期间驾驶人受伤

  2015年9月26日,经货运信息中介介绍,周某与陈某达成货运协议,周某用货车为陈某运输钢管。次日,周某前往昆明市官渡区十里铺装货,陈某将货物交由高某、高某某用吊车装车。

  周某称,在装货期间,其被属高某所有、由高某某驾驶的吊车吊钩撞下货车车厢摔至地面,导致多处受伤,当日被送往医院治疗。经诊断,其头面外伤,左尺骨鹰嘴骨折,左腕骨折,支出医疗费1300元。考虑到要长期住院,周某回到户籍所在地四川攀枝花治疗,住院17天后治愈出院,支出医疗费2.2万元。经鉴定,周某被确认为8级伤残。

  周某住院期间,陈某支付了5000元。因费用问题多次协商未果,周某出院后将陈某、高某、高某某诉至法院。

  被告高某某辩称,原告周某所述被吊钩撞倒不是事实,吊钩绳长10米,不可能碰到周某;此外,吊钩重达500公斤,如果真的撞到周某,他早就活不成了。被告高某则认为,是周某自己爬到车厢上去的,钢绳和吊钩根本不可能打到人,除非他爬到吊钩处。

  被告陈某的代理人称,该案原、被告均属主体不适格。货物运输合同的主体为某运业有限公司,承运人也为该公司,陈某与周某所在单位为合同双方,周某不是合同方,只是合同方的员工。周某与陈某在法律上没有任何关系,其受伤只能算工伤,依法应该提起工伤劳动仲裁,而承担责任的主体应是合同另一方某运业公司,陈某已经尽到了相应义务。

  高某是受陈某委托负责该案中货物的装车工作,从法律上讲与周某没有任何法律关系,周某也不是高某驾驶的吊车钩撞伤,是周某擅自爬上货车不慎滑下车辆导致受伤,此事与高某没有任何关系。另外,陈某与周某的单位间存在运输合同关系,故陈某及高某均不承担责任。

  判决

  货主给予一定经济补偿

  法院审理认为,周某以实际承运人身份与陈某达成货运协议,双方形成公路货物运输合同关系;陈某将货物委托高某某驾驶的吊车吊货装车,双方形成承揽合同关系。在起重吊装过程中,周某自述系被吊车吊钩撞伤摔下货车证据不足。

  我国《侵权责任法》第6条第1款规定,行为人因过错侵害他人民事权益,应当承担侵权责任。侵权损害赔偿责任的构成要件有4个,即违法行为、损害事实、因果关系和过错。

  该案中,周某作为受害人有损害事实存在,但无法证实被告有违法行为及过错,也不能证实周某的损害与被告行为之间有因果关系,故被告不承担侵权损害赔偿责任。

  周某摔下货车,现有证据不能证实系被告的过错导致,在当事人均无过错的情况下,货主陈某作为受益人,可在受益范围内给予周某一定经济补偿。法院最终判决陈某补偿周某3万元的损失;案件受理费4254元由周某承担3403元,陈某承担851元。

  建议

  帮货主搬货应列入合同

  云南三仪律师事务所律师刘琼表示,运输合同是承运人将旅客或货物运到约定地点,旅客、托运人或收货人支付票款或运费的合同。根据我国《合同法》及相关法律规定,雇员在从事雇佣活动中遭受损害的,其损失由雇主承担。运输过程中发生的损失则由承运方自行承担。

  该案中,陈某委托周某运输货物,双方间形成运输合同关系,周某因此造成的损失只能由其自行承担。在周某损失发生时双方均无过错的情况下,可以适用公平原则,由货主即受益人适当承担部分责任。

  刘琼建议,在运输货物时,很多情况下会存在驾驶人帮助货主搬运货物的情况,最好将这一情况列入合同条款,列明因此导致的损失由货主承担。否则,大部分损失将由驾驶人或驾驶人所属单位承担。

图片焦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8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