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9月11日 09:08:04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美团外卖骑手维权被封号引关注 律师:双方属劳务关系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李艳
标签:

□ 记者 李艳

  如今,“互联网+餐饮”为群众生活带来了诸多改变,同时也催生“外卖配送”的兴起,外卖骑手已成为外卖行业中不可或缺的一部分。

  这几天,由于送餐费降低,一些美团外卖骑手找到美团昆明站维权,美团公司以影响公司声誉为由“拉黑”了一些骑手,令他们无法再接单。该事件被曝光后,群众们一直非常关注骑手们的维权是否有新的进展。9月9日,美团公司北京总部对此事进行了回应。

  事件:骑手要求涨资费被“拉黑”

  杨师傅就是维权骑手中的一人。他介绍,因为在群里讨论配送费太低,要求提高,美团公司以影响公司声誉为由“拉黑”了他,让他无法再接单。

  9月5日,在傲城大厦门口聚集后,杨师傅又去了美团昆明总部了解情况,得到的答复让他更加接受不了。他的骑手资格已被美团平台拉进了黑名单。“他们直接说我们几个被‘拉黑’了,叫我们走,说我们不是美团的员工了。说实话,我们对美团付出了那么多,感觉很心寒,后来我们就走了。”杨师傅说。

  杨师傅说,自己当美团外卖骑手已经快一年了,每天风吹日晒十分辛苦。美团降低外卖骑手配送费、缩短送餐时间,这本来就是事实,员工对此进行一些讨论就被公司“拉黑”,让他们实在想不通。其他一些美团外卖骑手也纷纷表示,他们成为外卖骑手只是在手机上注册了相关信息,并没有跟美团公司签署任何纸质协议或合同,这样的做法本来就不合理。现在,美团公司还要降低他们的配送费、缩短送餐时间,甚至没有了言论的自由,这对骑手来说实在不公平。

  一名美团外卖骑手称,9月5日骑手维权的事自己并不知情,但最近美团外卖骑手的配送费确实降低了。“这两天的配送费比之前降了一元多甚至两元,以前5元多的,现在就4元左右。”另一名美团骑手说,美团外卖骑手分外卖专送、快送、众包3个种类,3种不同种类的骑手在工作时间和配送要求上有细微差别。那天聚集维权的主要是专送和众包两类外卖骑手。

  回应:美团公司称骑手已解封

  引起外卖骑手不满的首要问题,就是最近一段时间美团外卖的配送费降低了。对此,美团外卖众包业务负责人薛冰表示,“骑手反映的配送费降低主要有两个因素,一个是因为7-8月份美团众包针对全国高温天气在全国范围内都上调了骑手补贴,9月份随着气温逐渐下降,这部分补贴逐渐减少了。除了气温原因外,目前美团公司正在进行平台大数据调整,根据订单交付的难度来确定骑手的配送费。”薛冰介绍,“举个例子,原先2公里以内订单的配送费固定是5元,实行动态定价后,可能一个出餐快的订单,或者只需要送到酒店前台这种容易交付的订单,可能会低一点,会定到4元。反之,如果一个出餐慢、需要等电梯、爬很高楼层的订单,可能会给到6元。”

  对于骑手反映的配送时间缩短的问题,薛冰表示,并不是所有订单都按照一个固定的时间来进行考核,会根据实际情况调整,在特殊天气情况下,针对一些远距离订单或一些大额订单会有相应的补时,确保骑手有足够的时间进行配送。

  另外,对于外卖骑手因为在群里讨论配送费是否该上涨的问题就被“拉黑”,薛冰表示公司这样做是怕骑手有情绪影响送货。“主要是当地的同事考虑到可能会有骑手决定罢工,到时候会接一些订单但不去送,造成商家的损失,所以才暂停了骑手接单的权限,现在已把这些骑手的号码给解封了。”薛冰表示。

  释法:骑手与外卖公司属劳务关系

  记者在采访中发现,一些外卖骑手为了不超时,在路上骑电动车的速度非常快,如果发生意外,造成人身伤害,该怎么解决呢?薛冰表示,该公司非常重视骑手安全,经常调整考核规则,争取更合理。另外,骑手们每天接第一单后,美团公司就会给骑手购买全天的意外伤害险,保障骑手的权益。

  对于众包外卖骑手与美团公司关系的问题,薛冰表示,这些骑手并不属于美团公司,而是相当于兼职骑手。骑手们注册了美团的APP后,可以自由接单跑单,同时也可以去其他外卖平台上接单,这些骑手和美团公司并不是劳务上的雇佣关系。

  对此,凌云律师事务所律师孙文杰认为:“如果只是兼职,是否接单可以自己控制,我们认为双方建立的是一种劳务关系。因为是劳务关系不是劳动关系,一旦外卖骑手在送外卖途中出现受伤或交通事故,其性质就不能被认定为工伤,外卖骑手是否可以向美团或其他外卖公司主张赔偿,就要考虑外卖公司是否有相关责任。”

  美团公司表示,外卖配送费的定价是根据市场来确定的,下一步,该公司会进一步进行反思和调整,力争在外卖配送时间和顾客取单时间之间进行平衡,确定一个更合理的标准。律师也建议,外卖送餐人员可以为自己多买份保险,进一步保障自己的权益。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