云南新闻  法治云南    法院  公安  武警  消防  边防    云法商城  聚焦经济
国内国际  法治时评    检察  司法  国防  交通  教育    图片新闻  公告公示
昆明  普洱  大理  玉溪  文山  楚雄  红河  保山  昭通  西双版纳  曲靖  德宏  丽江  怒江  迪庆  临沧
 
 您现在的位置:云南法治网 >> 法律服务 >> 法闻 >> 内容阅读
 
  每日推荐      
  热图推荐      
2017年09月11日 09:02:23
字号
  • 最小
  • 较小
  • 默认
  • 较大
  • 最大
祖宅最后落谁家?法援律师解谜团
来源:云南法制报 作者:雷尔佳佳
标签:

□ 记者 雷尔佳佳

  坐落于昆明市富民县永定街的一栋2层楼小商铺,经过近百年悠悠岁月,走过繁华,挺过战火,如今,居住在这里的第四代家族传人都已经年届五、六十岁了。

  2015年11月底,随着93岁老母亲张凤的逝世,两份不同的遗嘱让姐弟3人撕破了脸,在法庭内外闹得不可开交,吵得邻里皆知。究竟谁是谁非,哪份遗嘱才是张凤留下的?法律援助律师介入后发现,这场祖宅继承纠纷的背后,竟还有更深的秘密。

  事件:姐弟3人为抢祖宅闹上法庭

  2016年8月,正值炎炎夏日,但刘福的心却和酷热的天气形成对比,一直凉到了心底。自从刘福与妻子搬回富民县的祖宅之后,大姐刘仙与小妹刘琼就对他们越来越不满。刘福的儿子在他姑姑的游说下,单方面拿走了刘仙给的租金,还在刘仙拿着的那份遗嘱上签下了刘福的名字。

  一段时间后,刘福收到了法院送来的应诉书,他被自己的姐妹给告上了法庭。

  已经68岁的刘福前些年患了脑梗,说话变得十分艰难。这些年来,因为身患重病,刘福早已经丧失了劳动能力,妻子为了照顾他,已经多年没有工作,儿子又没有一份正经工作,现在打官司还得找律师,诉讼费又是一笔花销,左思右想后,刘福的妻子代替行动不便的丈夫找到了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昆明市法律援助中心在接到该案后,综合考量各种因素,最终将该案指派给了国浩律师(昆明)事务所的律师刘泽溪。

  焦点:两份遗嘱到底哪个是真

  一接手案子,刘泽溪当即和助手驱车前往富民县,到刘家祖宅一探究竟。

  刘泽溪刚到达,当事人双方就分别拿出了自己所持有的两份遗嘱。一份遗嘱为刘福所持的2004年9月份,张凤找当地的法律服务所工作人员代书的遗嘱,里面清楚地写明:房子归儿子刘福继承。另一份是刘仙手上的遗嘱,为2012年所立,上面写着:祖宅按照比例,刘福分得40%;刘仙分得30%;刘琼分得30%。

  就是这两份遗嘱,成为了姐弟3人矛盾冲突的焦点。张凤为何会立两份遗嘱?是否是其中一方说了谎?这只是一起单纯的继承类案件,还是背后另有玄机?投入到案件材料研究中后,一系列问题在刘泽溪的脑海里不断盘旋回转。为了寻找真相,在一个多月的时间里,刘泽溪和他的助手多次往返于富民县和昆明之间,竭力寻找案件突破口。

  依据《继承法》第十七条的规定:自书遗嘱由遗嘱人亲笔书写,签名,注明年、月、日。代书遗嘱应当由两名以上见证人在场见证,由其中一人代书,注明年、月、日,并由代书人、其他见证人和遗嘱人签名。刘泽溪发现,两份遗嘱形式上都有问题,刘福持有的那份遗嘱缺少证人的签名,而刘仙所持有的那份遗嘱则漏洞百出:除了没有证人的签名外,连代书人的签名也没有;除此之外,遗嘱下的备注竟然还有刘福儿子的“说明”,但遗嘱的打印时间为2012年4月份,那时候,刘福的儿子还在厦门读大学,根本不可能回来写“说明”。

  至于两份遗嘱上面留有的张凤的手印,因为张凤早已去世,想要验证是不可能的了。

  在不断的走访中,刘泽溪还找到了一名关键的证人——张凤的妹妹。她表示,刘福所持的这份遗嘱,就是她介绍姐姐找代书人立的,这份遗嘱当时为张凤口头表述,经由当地法律服务所的工作人员代书所立,后来因为破损,曾经重新誊抄过一次,为了省下公证费,誊抄过的遗嘱就没去公证,她没想到会因为没公证造成诸多问题。

  转折:祖宅根本不属被继承人所有

  另一边,刘泽溪去相关土地管理部门查询时,却找不到这栋祖宅的备案记录,也查询不到张凤的信息。“审理继承案件或确权案件,最关键的一点,就是应当先审查财产的权力源泉,即被继承人是否拥有这些财产。”刘泽溪解释说。

  那天,刘泽溪如往常一样,开车前往富民县再次调取证人证言。刚到刘家祖宅,刘福便交给刘泽溪4份最新找到的祖宅《杜契》材料。关于这栋祖宅的来源,以及历代流转历史,都在这4份资料上清晰准确地记载着。

  原来,这栋祖宅是民国年间,刘福的祖父从他人手中买过来的,到1968年,祖父早已去世,刘福的父亲也已去世,他的4名叔伯在经过商量之后,一致决定将这栋祖宅分给当时还年少的刘福,并为此签订了一份协议,协议上有当时的见证人和代书人的亲笔签名。

  后来,这栋祖宅一直由刘福的母亲张凤打理,到了后期,为了改善家里的经济条件,祖宅被租给了别人做生意。直到前些年,张凤逐渐年迈,没有精力再去打理,祖宅才交给了刘仙管理,刘仙会定时交租金给张凤。直到2004年,张凤立了第一份遗嘱之后,想让刘仙搬离祖宅,但刘仙一直不肯搬。为此,她们娘俩还起过多次冲突,这些事情也被附近邻居所证实。

  这栋老宅在1968年就已经经家族确定给了刘福。但那一年,《继承法》还没有颁布,对于祖宅的所有权,只能适应法律原则,以及本地民风民俗。这样说来,从历史沿革来看,张凤并没有房子的所有权。既然大家争议的被继承人都不享有所有权,那么,遗嘱的真假问题也就没有必要追究了。

  2016年9月23日,该案在富民县法院开庭。开庭当天,刘仙承认,她所持有的那份遗嘱,是2012年她自己去找打印店的人员打印的,然后再拿回去给意识已经不太清楚的张凤签字画押。

  判决:最终确定继承人

  就当此案即将一锤定音的时候,今年3月底,案情又出现了“大反转”:原告刘仙与刘琼决定撤诉,另以法定继承为案由起诉,另外,先前为原告的刘琼站到了被告席,想要形成庭审优势。

  几经周折,2017年7月4日,这栋祖宅的继承纠纷,在富民县法院法官作出裁判后暂时落下了帷幕。刘仙与刘琼所持有的“打印遗嘱”既无遗嘱人张凤签名,也无见证人在场见证;刘福持有的代书遗嘱,仅有一名见证人在场签字,且“张凤”的签名并非为遗嘱人的亲笔签名。原、被告双方持有的遗嘱因不符合遗嘱的形式要件,法院对两份遗嘱均不认定;被告刘福提交的协议、房产《杜契》,因其分家析产协议于1968年8月27日在生产队人员的见证下形成,且原、被告对真实性无异议,故法院对该组证据予以确认。驳回原告刘仙提出的“依法分割60平方米祖宅遗产,判定该房归原告所有,由原告对两名被告进行补偿等”诉讼请求。

  代理该案时,最让刘泽溪头疼的是,该案涉及多项法律,取证过程也存在诸多困难。“该案对群众很有警示意义,在立遗嘱时,若不清楚合法的表达形式,最好有公证人员参与进来。”刘泽溪谈到,去年我省有90%的代书案件因为法律形式有所欠缺,被认定为无效。

   (以上人名除律师外均为化名)

  相关新闻      
免责声明: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网站立场。其原创性以及文中陈述文字和内容未经本站证实,对本文以及其中全部或者部分内容、文字的真实性、完整性、及时性本站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请读者仅作参考,并请自行核实相关内容。
 
 
关于我们-联系我们-广告业务-版权与免责声明 云南法制报出版许可证:滇报出证字第0053号
Copyright © 2006-2016 云南法治网(泛亚法商网) All Rights Reserved.
   滇ICP备09000605号 

滇公网安备 53011202000211号